東洋電聲大師 – 半野喜弘 專訪

By - - AT People

半野喜弘雖是純正的日本人,卻以花都巴黎作為大本營,以多元混血的電音風格襲捲歐洲大陸,在華人世界更是藉由侯孝賢、賈樟柯的電影而讓他以配樂家身份聲名大噪;他雖被樂評歸類至電音創作人,但最常面對的可能不是DJ唱盤或取樣器,他指尖下慣常彈奏的反而是鋼琴、弦樂等原音樂器;音樂雖然是他專攻鑽研的領域,半野喜弘卻是在電影圈中最為聲名遠播,坎城、威尼斯影展的紅地毯上始終不缺他的身影。此次半野喜弘為最新作品【亂青春】電影配樂來台表演,而燧人氏編輯部也為大家訪問到這位日本配樂大師半野喜弘。

 

Q: 你都用什麼器材跟如何創作?

以電腦與鋼琴居多。

 

Q: 你如何跨出你的第一步開始創作古典弦樂的音樂?

第一次嘗試古典樂是侯導的海上花,在那之前都沒碰過或接觸過古典音樂方面的事情。

 

Q: 所以你的第一部電影配樂也是海上花嗎?那侯導是怎麼與你溝通的呢?

是的。在十年前侯導在拍海上花的時候,突然打電話給我,問我說要不要幫他做電影配樂,於是我就來到台北。
在事先完全沒有溝通情況下,我就突然被請來台北,帶到拍戲外景現場,看到梁朝偉在梳化妝,看他留著19世紀的小辨子,我想說完蛋了,怎麼會接到這工作!?(眾人笑)可是侯導已經出了機票錢又請我吃過飯,我也不能說不要了

 

Q: 那你本來就會彈鋼琴嗎?

不會,在那之前不會,我彈鋼琴的時間只有三四年左右、我很少會在別人面前像剛才那樣彈奏這麼久的鋼琴,它對我來說只是作曲的道具與器材。我並不是鋼琴家,所以平時很少會演奏給別人聽。

 

Q: 去年7月亞洲巡迴你與Yusuke KAIDA(Film Director)負責影像,在現場你們怎麼合作與呈現呢?

表演的方式就是現場讓視覺結合影像,Yusuke並非視覺藝術家,而是電影導演,他創作的影像具有故事性,用16釐米的攝影機拍攝,我看過後再配合情境創作音樂,因為影像本身已具備故事性。7、8年前開始我們就使用電腦做音樂與影像的合作與呈現,現在就不會特別去做,一方面也沒興趣了。在同一個巡迴還有跟黑川良一的合作,和他的配合是完全使用電腦與科技。

yh3

Q: 那你現在會有什麼特別想法,例如使用其他形式來作音樂或跟影像結合的演出?

我們這些人從20年前開始就一路見證了電子音樂的轉變與進步,電腦是很密切結合的道具,我現在反而想嘗試做個活生生的人類或是生物,本能性的會有什麼聲響聲音出來,而不是思考該使用什麼器材去完成,想做些活生生的東西,具備生命力的!

 

Q: 你在製作balads for atomic age是用什麼軟體?

Logic還有max/msp,但那是比較舊款電腦上的os,去年我在比利時換了一套新的電腦,現在沒有那個版本的os就沒辦法開機, 也就沒在用了。

 

Q: 除了這部電影配樂,你最近在做什麼?

去年幾乎都以電影配樂為主,今年想多以自己的身分製作自己的音樂,上半年的話會先以Radiq名義出一張新專輯,之後會把以前至今用電腦做的作品,重新以一個7、8人編制的樂團重新編曲、呈現。

 

Q: 意思是用原音樂器還是用電腦?

原音樂器,但不是完全的copy,會重新調整編曲,對我而言也是比較實驗性嘗試,原本今天晚上在the wall的演出就想找4、5個人來一起做,但時間行程較緊湊,所以只好捨棄這項計畫。

 

Q: 關於廠牌 Cirque 有什麼發行計畫嗎?

3月會先發行賈樟柯導演的24城計電影配樂,6月是Radiq,接下來就是一些techno方面的專輯,會跟更多人合作!

 

Q: 每個電音製作人都有一台最喜歡的琴或合成器,你呢?

EMS Synthi A,Brain Eno也有用過。

 

Q: 除了音樂,你平常興趣是什麼?

我有養狗,一隻大隻的狗。

yh2

Q: 如果你不是走上音樂這條路,你會是作什麼?

電影導演吧,但這不是假設,我以後會想嘗試拍電影!

 

Q: 你有沒有欣賞的導演、歌手或音樂家?

法國導演布列松。

 

Q: 那你平常都看哪類型的片?會看好萊塢嗎??

DVD或去電影院我大都選擇看歐洲片,只有在飛機上才會看好萊塢。

 

Q: 因為你的領域涵蓋很廣,從嘻哈電音到古典與電影配樂,是不是跟你的個性也有很大關係?

因為我很小就喜歡音樂,我開始買搖滾唱片是10歲~

 

Q: 那你買的第一張專輯是哪一張?

Queen,那時候因為沒有錢所以不是直接買的,是蒐集可口可樂的拉環,蒐集五枚放在信封裡寄回就可以抽LP,是中獎來的(哈哈)。

 

Q: 你現在很知名,在還沒成名前有沒有被金錢問題困擾過?

我很晚才決定把音樂當工作,是出社會大學畢業22歲才開始,之前都是玩票性質。

我算很幸運的,3年之內我就拿到主流廠牌的合約,收入就還算穩定,比較沒有為錢困擾,一開始我錄好tape時不知道要寄給誰,就連自己在做音樂要給誰聽都不知道,只知道先寫上sony就對了。

 

Q: 一開始的作品是抽象嘻哈的東西嗎?

是爵士,前衛抽象爵士,雖然是爵士,但一開始辦live的時候也是被觀眾從台下丟東西,因為太抽像前衛了,大概來聽的人無法理解吧?!

 

Q: 所以你是玩樂團出身?

那時候因為電腦還沒有發展到可以作曲什麼的,大概是80年代末,那時沒有電腦這東西,取樣機容量最大只有4mb,而且很貴(笑)。

 

Q: 你是為了電影才開始做古典,可是之前都不會彈琴也沒嘗試過,感覺是跨越很大的一步,是因為導演要求古典還是自己覺得適合?

是自己想要的,因為有看過電影海上花應該都知道,19世紀的上海出現嘻哈是不太可能,太荒謬了。

 

Q: 新聞稿介紹說你看完亂青春就決定要做配樂,是因為哪一點讓你這麼喜歡?

一開始接到初剪板就已經是兩個小時,不是片段,是全部的東西,整個氣氛、氛圍與剪接、拍攝的手法都讓我很喜歡。還有,女主角很可愛!

bc2

Q: 電影中有沒有你最喜歡的片段或畫面呢?

若不談劇情光看畫面而言,我最喜歡的鏡頭是乾掉的游泳池以及最後結尾兩個女孩跳舞的那段畫面。

 

Q: 那如果討論劇情的話呢?

故事上我很喜歡女主角表現出無所適從可是又很有目標的叛逆,這部份的話不只是年輕人可能到我這年紀心裡都還會有那種不安、徬徨的感覺,可能也都會有某種激情,我們在活著的經驗裡面,就是一直在強調怎麼去掌握人生,年少時可能會比較衝動,長大了就比較冷靜,可是到最後會發現人生是很難掌握的。

 

Q: 由一個配樂音樂家作為切入點,談談這次與李導演的合作方式,和以往的侯導演、大陸賈樟柯、其他日本三個不同文化導演製作、溝通有何不同?

文化上的話日本人謹慎,什麼事都按照規矩來一步一步,而台灣導演我合作過多次,這次亂青春團隊,李導演是從美國學電影回來的,行事風格較美式,比起日本人沒有這麼嚴肅,可是也是很有規矩,什麼事都要求的很細節,比如李導那時跟我敘述他想要的音樂,有一段是這麼形容的:這裡我要無法言語、嘆息的感覺….因為這邊的情緒沒辦法用台詞表現…也沒辦法用表情表現出來,所以我要麻煩你用音樂表現…,會細微到這種程度,只是很明確,會跟我講說要怎麼做,這是我覺得較美式的。賈導跟侯導雖然是中台兩地,但行事風格蠻像的,看不到前方,有點危險,比較隨意!

 

Q: 那麼與較嚴謹的團隊合作,會覺得自己在創作上有所侷限嗎?

還好,因為也不會有太過度細節的指示,沒有說一定要怎麼做,會給我一個感覺;唯一是電影已經剪好的時候,會規定音樂配合影像的時間,例如某段影像只有兩分鐘,這就會有點壓力,因為只能作一段剛剛好二分鐘的音樂,不能多也不能少。

 

Q: 有流行歌手或藝人找你合作過嗎?

UA,接下來發行的就有跟他合作。

 

Q: 最後想請你給現在創作音樂的年輕晚輩ㄧ些建議

現在這個時代技術與資訊都太氾濫、太便利,反而會限制人的能力,本來可以往上提升,但因為得到太多的資訊反而容易被限制住,把你壓在下面,在創作的時候可以盡量遠離不必要的資訊,不要太依賴軟硬體,你可以很簡單用一個軟硬體做出來的東西那等於誰都可以做,那種東西是不會被留下來記住的!

 

亂青春電影預告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