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浪活動總召集人 – 沈光遠 專訪

By - - AT People

『沈光遠』在主流樂界可說是具有相當影響力的名字,年輕時身為台灣樂團史重要一頁的紅螞蟻樂團團長,後又成為當年滾石唱片音樂總監,接著成立自己的唱片製作公司『友善的狗』,期間製作過無數經典唱片,不過他在近四年當中毅然決然將唱片發行為主的友善的狗轉型為活動製作公司,並且屢創台灣戶外售票活動的紀錄,而他又為什麼會特別鍾情於台灣的電子音樂這塊市場?燧人氏編輯部這次為您訪問到這位平生經歷堪稱傳奇的男子。

 

Q: 友善的狗在什麼樣的契機之下從唱片發行公司轉型為活動製作為主的公司

友善的狗從1991年開始到2000年做了九年的唱片公司,嚴格說起來友善的狗就是滾石唱片的獨立製作廠牌。我在滾石唱片時是接李宗盛的位置,擔任音樂總監的一職,而當友善的狗從獨立廠牌開始走向全方位唱片公司時期,正好碰上台灣流行唱片圈逐漸下坡的階段,而我在滾石的時候則是流行唱片的黃金時期,比方說張洪量、趙傳、黃品源、陳淑華、周華健、林強等歌手,每做到一張hit的唱片都是20、30萬張的銷售量,但當友善的狗開始出來做的時候,已經是市場crash掉的時期,尤其是後面四五年更可以明顯感受到,所以經歷過這一階段的友狗,實際上賠掉的金額大約是三億五千萬台幣,我個人的資產部份就佔了二億,還負債將近一億五千萬的資金,我跟當時的夥伴羅紘武老師等人決定把公司縮編,從60人的公司縮編至5人並轉型做製作。

但我們在業界也還算是有影響力的人,每年還是有唱片案可以接洽,只是從2001~2005 這四五年來,每一年接到的案件量大概是三至四件,例如那英的唱片、大陸中央衛視的古裝大戲原聲帶等,一個案子大概200~300萬,一年了不起四五個,可是我們的債務龐大,以此工作模式下去等償還完可能我們都變白骨了!呵呵~

所以我們開始思考唱片如此不景氣之下還可以做什麼?在因緣際會之下,我們接觸到政府的標案。政府標案的好處是,它很穩定,一個案子假設五百萬,我們可以控管好預算,用四百五十萬做完,就會有五十萬的獲利,而這類型的案子對當時友狗是很大的幫助,因為有清楚的收益,因此我們從2005年左右就開始朝製作活動發展。

一直到現在,也將近三四年了,接過的政府標案約有十個左右,也慢慢的將公司定位為活動製作,但其實友狗一直都沒有放棄做音樂,我們現在培育的搖滾樂團”海洋樂團”也成軍近二年了。現在友狗百分之八十、九十的業務量在做活動,但友狗另一品牌也是繼續的創作音樂,雖然做音樂的案子變少了,但那就像是留在身體的血液ㄧ般,接觸到時仍然駕輕就熟,在訪談的前一天我跟羅紘武老師在錄音室待到凌晨三四點才收工,雖然辛苦但是很開心,畢竟這就是本業啊!

 

Q: 作過的活動印象最深刻的有哪些

其實活動種類很多,形形色色都不ㄧ樣耶!有時候我們接洽到規模比較小的案子,比如說像中秋節晚會,可能只需要安排節目、小小的宣傳、場佈燈光音響等做好,符合政府的要求與期待,對我們來說,是提供服務、賺取工錢,這類型的活動雖然較無挑戰性,但我們也需要接這類型的案件來獲得收入以維持公司的營運。

當然我們更喜歡規劃大型的活動,例如春浪音樂祭這樣的規模,或是今年春節時期的熱帶博覽會也是我們的策展作品。其中包括整體活動的營運規劃、包裝、宣傳、來吸引外面的人買票進場,入場後,設計有趣好玩的遊戲,製造二次消費,還有管理入場機制,例如停車場的動線是否流暢、等都是我們的工作,也是很大的挑戰!

一年中需要一些簡單僅讓政府滿意的活動,當然也需有一些具備難度的挑戰,像剛剛提到的熱帶博覽會裡面有18個農區,以單一品種來分區,可以讓親子體驗農村生活,去年我們也有做美食博覽會,2007年則是柳丁嘉年華,利用柳丁做裝置藝術,如何找到藝術家將一二千噸的柳丁做裝置也是當時極具挑戰的案子!

每個案子都具備挑戰跟意義,友狗都樂於接受。當然不是所有案子友狗都能做,政府案子非常多,但不見得每個案子我們都適合,大多經由創意總監鑑定過,評估可行性,才開始準備企劃案去比稿,當然涉及音樂部份,就是我們的強項瞜!我們也會全力以赴在這類的活動上。

sw3

Q: 那三年前是怎樣想開始在墾丁製作關於春浪系列的活動呢?

其實這也是滿因緣際會的。墾丁過去十幾年都是春天吶喊,當然我也去參加過,大概八年前吧,後來得知有另一批人在墾丁是專門舉辦電音派對,他們叫做Moonlight月光派對。2006年秋初是我的游泳教練告訴我, 位於墾丁大街入口的大尖山那塊地的地主有意想找尋合作對象辦活動,但我約略知道過去三四年間他們都跟Moonlight合作,因此第一次得知消息後我就先回絕了。事隔半年,我的游泳教練又找了二個朋友,都是我的舊識,說他們已經跟大尖山的地主談好了,希望我可以再次考慮加入,後來我們也遠赴墾丁與地主碰面,談了許多細節,覺得雙方都很有誠意,因此就開始了春浪這個製作案,過去雖然大尖山有舉辦過電音的活動,而春天吶喊長久以來以地下搖滾為主軸,當時我對於電子音樂不甚了解,因此找來Cube Production來執行電子音樂的節目流程,所以第一次的春浪就結合了電音與嘻哈搖滾二個舞台。

 

Q: 一開始工作範圍都在主流樂界是如何開始接觸到電音的這塊領域

我身邊是有朋友聽電子音樂,不過大多沒有深入了解專研,一開始對我來說電音比較像是環境音樂,不會主動去購買某知名DJ的專輯等,開始做活動後才漸漸的會去多聽一些。我個人不排斥電子音樂,也覺得有它獨特的魅力所在,對於電子音樂的喜愛,是因為春浪開始的,看到許多人來參與電子戶外派對、並且參與在其中,我發現電子派對與演唱會的形式很不同,它極具渲染力和特色,我自己也偏好戶外派對甚過室內派對,對於Outdoor Party在聲音的處理、與大自然融合的空曠感,那樣的大器與氣派感,是室內派對無法比擬的。

這大概與個性有關,我喜歡成就大事也樂於挑戰,花一年時間去籌備ㄧ場萬人派對,對我而言就是極富挑戰的事,我善於去做一些能讓人開心的事,而辦Party就是其中一件可以令很多人開心的工作。

 

Q: 在過去三年除了春浪電音以外也做了其他場次的電音活動,對於台灣電音環境及文化生態有什麼樣的想法

很多人都說電子音樂市場逐年在萎縮,過去三年常聽身邊一些朋友在談論,甚至也聽到一些Club轉型放嘻哈音樂,眾說紛紜。但我個人的看法是喜愛電音的族群會開始走向Home Party的形式,因為台灣普遍對於電子音樂有許多偏見,例如電音等同於嗑藥等等,但我不認為電子音樂的族群有萎縮,只是他們存在的形式可能趨近地下化,相對的電音的族群也並未因此壯大起來,我指的是明顯的成長,以LUXY每年在世貿舉辦的派對為例,規模大概就維持在一個定質,Moonlight亦同。

而春浪培養的群眾,我覺得是一批新的、不太ㄧ樣的群眾。春浪一定也有原本就熱愛電音的舞客,但我的意思是若春浪只靠那一區塊的支撐不會達到五千人以上,不同的派對活動勢必會吸引到與其磁場能量、胃口相投的舞客與聽眾。

我對於未來台灣電子音樂的發展是需要繼續去耕耘,而我也看好它會繼續成長與茁壯,但這有其必要配合的條件,像上禮拜我去參加在台南舉辦的Dance Department活動,我看到許多DJ投入在每一塊,這是非常可貴的革命精神!我稱他們是Underground的,因為由Promoter他們不間斷的去推動、推展,非常耗費心血,我覺得敬佩且難能可貴,另一方面看到派對剛開始時,來了一批警察彷彿如臨大敵一般的守在門口,到了凌晨一二點還是會聽到有些DJ在擔心電力會被拉掉,派對會因此中斷等等,我自己也感到不平,覺得未來不應該再發生類似的事件,
應該有強而有力的主辦單位循合法管道拿到場地,提供DJ們一個安全的環境去享受與Play音樂,也讓來玩的舞客更enjoy在派對中。這似乎是台灣過去十幾年來不斷在迴圈的事件,若我能身為推動的一份子,也許友狗可以與熟悉、製作這方面的人才多多結合,創造出好的作品,或許大家會慢慢改觀,電音並不是負面的。

 

Q: 談談關於今年春浪電音的特色

2009春浪電音區的特色,最主要的是音樂性,這次重點時段擺的DJ是以色列psytrance最具代表性的Yahel,我們公司每年選的DJ都是由創意總監羅紘武挑選,而羅紘武老師對電音的研究比我廣而深的多,他長期製作流行音樂的經驗,對於市場性有特別敏銳的嗅覺。大概2~3年前,他認為Yahel特別適合台灣人的口味,這兩年我們也多次邀請Yahel到春浪演出,但檔期的關係,他都早已被其他國家邀約,一直到今年我們特地提早邀約他,對於價錢也不囉唆,立即敲定請他來台灣演出。也許會有人質疑為何要重複請Andy Moor來台演出,而羅紘武老師的想法是,Andy Moor來的時段其實大家都玩得很開心,而Andy Moor本身極具個人特色也是一名很好的DJ,當然應該請他再來。另外劉軒與Blueman是本土知名度極高的DJ也不在話下,而我們也很欣賞他們的演出,也一直都有和他們合作,所以今年也再次邀請他們來,就像個老朋友般。

由於我們是唱片製作出身使然,相對的就極為重視聲音的品質,在Sound Sysytem方面,我們跟穩立音響公司長期合作,所以我們十分的講究品質在聲音的細節處理和校正度及表現張力,這也是每年春浪的活動特點。另一塊特別的地方是由光十設計與Muse Whisper共同研發的舞台,這次的舞台像是魔術方塊可翻轉、可旋轉,可做許多突破以往的變化,我一直希望春浪的舞台可以有許許多多的創意,因為電子音樂是不被侷限的,今年由這樣的團隊執行製作的舞台不僅得到全公司同仁的支持與欣賞,大家也對4/4當天可得到的視覺震撼非常期待!

還有我們每年為了增添氣氛,會在現場製作一些好玩有趣的裝置,例如去年是怪獸,今年則配合海底世界主題製作螺紋高蹺造型的人偶會在現場出現,而今年台灣新銳導演柯孟融的驚悚電影”絕命派對”宣傳也和我們做了結合,邀請片中女主角小澤瑪麗亞與創作電影主題曲的搖滾樂團旋轉蝴蝶一起在舞台上和DJ演出Remix版本。

另外在網路上也跟無名小站、愛派網合作,徵選百大比基尼好妹,入圍者就提供二張入場卷,前二十名有專車接駁至墾丁並提供住宿,條件是她們要到現場來發糖果給舞客們,這些元素都是為了讓派對活動添增樂趣,讓大家玩得更盡興,我們也是由玩的出發點在製作活動。

sw2

Q: 對於未來在製作電音活動上或是對春浪未來的期望

我無法確切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但想必在辦完活動後會有更明確的想法。對於電音我是充滿期待的,未來也希望可以跟深度文化做更多結合,如同前面提到的“結盟“的概念,如果說春浪是過去三年好不容易建立起來南部最大電音派對的平台,未來也希望可以繼續結合國內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來使用它。如何在未來讓更多的人來加入我們、參與我們的派對,如果結盟可以造成更大的平台,壯大這個派對活動,吸引更多的人,是我們最希望前進的目標。

 

Q: 過去有聽過虧損,如何再次吸引廠商投資

春浪音樂節每年設定大概會參加的族群、可吸引的贊助金、賣出的門票收益、 每一年幾乎沒有失手過,在收入方面都與我們預期的相近。初期二年會賠錢應該是預算沒有控管好,剛開始都會太過求好心切,每一塊都想要投入最好的,支出超出一點,總額就會很可觀,所以才會賠錢,第二年則是納入了一線主流歌手的預算,而沒有經驗也很容易在預算上失手。所以前二年賠錢並非票房不好,春浪的票房每年都在成長,不過也直至去年才有賺錢,但稅金結算後真正的收益可能也只有幾萬塊,所以目前我們還是賠了六七百萬。

有了前三年的經驗,今年我下定決心要嚴格控管,在門票方面預定會賣出一萬二千張,若如期全額賣出,再加上贊助金有達到預期的目標,所以現在我的心情算是滿平穩的,以往這個時期都還像是再打仗一般慌亂呢。

 

Q: 從唱片製作到活動策劃一路走來在結果不如預期時有想放棄過嗎?

從事唱片工作跟製作活動是吸引我的,當然也有失敗過的經驗,印象最深是曾經有一場派對就賠掉四百萬,失敗的當下是真的很受傷、難過但從來沒有想要放棄的念頭,反而會告訴自己要更小心的去經營,把這些失敗的經驗更加寶貴的吸收起來,並告誡自己以後不再犯同樣的錯誤。我的個性是要打仗打到底的,在戰場上我ㄧ定是會戰到最後,我是打從心底的熱愛這個產業,熱愛音樂就更不用說!

 

Q: 最後請給今年想去春浪的朋友一段話

春浪音樂節是個令人開心的派對,記得這幾年來總是欲罷不能,也許是我往年在春浪派對看到來來往往不認識的陌生人看到對方都會露出微笑,也許要拜墾丁這塊土地的磁場實在太好了,去到墾丁你就會忘掉許多煩惱,來春浪感受這樣的氛圍、聽聽現場的音樂、看看來參加派對的人,是會讓人難忘的,也希望透過這次的專訪,能邀請大家一起來玩春浪!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