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音樂的催生者 – Jason 專訪

By - - AT People

Summer Aquarian每年一度的大型沙灘派對盛事,從02年至今已8個年頭,每年活動人次也不斷突破新高。燧人氏本次為您邀請派對製作人Jason聽他闡述製作大型沙灘派對SA的過程與將來期望的目標與進展。

 

Q1.請介紹一下自己的經歷,例如過去您如何開始接觸電音的這個領域?

在高中時我玩搖滾樂團出身,那時候很喜歡80年代的老搖滾團體像是Deep Purple、Kiss、Metalica等等,高中時我很愛玩音樂所以也不太認真念書,記得那時總玩到最後考試的緊要關頭才念書。我本來想考當時的東海大學因為他們整個學校練團的風氣和熱音社都非常盛行且出了蠻多有名的樂團。但由於我總是只在考試前最後一個月念書的結果,於是我考上逢甲交通工程與管理。而我記得逢甲學務管理很嚴格是採用內外點名制導致我天天爬牆出去(笑),我記得我只念一個月就休學繼續玩團去了。而因為這樣的緣故讓我想要再去考試,不過準備期間我還是一直玩團直到第二年又讓我只差一分上東海景觀,所以我選文化大學印刷系。恰好那時組的團解散也不能繼續玩就開始念書。那時候大一的印刷需要修一整年的攝影,所以我也開始玩攝影,而之後學系也輔修廣告和傳播新聞,直到畢業後當完兵的第一份工作也蠻正常的,那時去一家叫做海報王的公司上班。他們是做輸出連鎖加盟,我在裡頭就做幫加盟店教育訓練的工作,後來我去廣告公司做設計,兩份工作共做了大約一年後我去了一家唱片公司做設計,這家公司很特別,裡頭的人都特愛電音也很愛party,這家唱片公司的名字叫『藍月』。裡頭和我工作的同事有Victor Cheng、陳世興、Monbazza、Benjamin等,藍月同時有幫當時的地下舞廳『Edge』作整體節目規劃與設計。從那之後我的工作就經歷了許多電音舞廳和夜店,在台灣工作的最後一家舞廳是MoS Taipei,而『藍月』應是我踏入這行一個美麗錯誤的開始(笑)。

 

Q2.經歷這麼多家夜店,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家呢?

Ministry of Sound Taipei開始打地基建造時我就在了,可以說是看著它蓋好看著它倒下(笑)。MoS Taipei算是整個台灣夜店經營方針的精華,MOS有著自己完整一套夜店法則;因為MoS營運方式是整套從世界舞曲重鎮英國搬運過來,我在其中獲得了許多關於CLUB的經營模式和知識。可惜的部份在於台北夜店環境還是太小,那時常有邀請外國DJ捉對廝殺的情形發生,但事後結算從經營成本著眼,其實沒有人在那時可以佔到絕對的上風,而真的佔到便宜的只是來表演的外國DJ和經紀公司而已。

sa-7

Q3.您資歷多元豐富,大型活動製作人、視覺設計、VJ、DJ、電音文化推廣者、夜店企劃執行等多重身分,是什麼目標或是念頭讓您不斷的自我突破與成長?

身在自己喜愛的工作環境中,檢視市場的變化並不斷自我突破是必然的。就像早年藍月幫Edge製作節目,那時候我所接觸都是Psytrance,爾後和其他DJ合作,那時候台灣是流行Techno、Hard House。市場會變化是正常的,而在其中工作的自身去隨之調整也是必然的,那時在藍月大家都推廣Psy Trance時,很多朋友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可以從Psy Trance的製作跳到另一塊音樂領域去。對我來說,時時刻刻觀察並調整市場對音樂的角度是很正常的。當所有的累積在過程中到達一定質量時,自我突破與成長就會出現。

 

Q4.什麼時候開始想舉辦戶外派對呢?

97&98年時我去日本參加戶外派對Rainbow 2000和Equinox回來給我很多精神層面的感受,參加Equinox時我和台灣與日本朋友共三人開了九小時的車到山裡面,然後在裡頭露營和洗溫泉,派對場地是在湖旁邊,他們用了許多螢光毛線裝置藝術去妝飾活動和自然環境,活動的音樂是很深層具有力量的Dark Trance。參與這些活動的過程中讓我感受到派對可以呈現出完整而豐富的旅程,包含和周遭的環境、整趟長途旅行下來的身體感受還有在活動音樂中精神面被感動的部分。所以2000年回來後,我們就開始製作屬於台灣的戶外電音活動。那時活動名稱叫做Aquarian Chinese Festival。第一年在花蓮鯉魚台,第二年在牛山,這兩年選的時間一年是過年期間,另一年是冬天,也都是免費的活動。那時我們也帶帳篷去邊辦活動邊露營,DJ台就仿造日本的活動用印第安帳篷去呈現。剛辦沒有想到台灣人的習性其實和日本人差蠻多的,在大冷天跑到戶外去跳舞聽音樂,天候狀況又不佳的情形對大多數的台灣人其實是不那麼習慣與喜歡的。所以那兩年也是賠慘了(笑)。不過令人感動的是那時已經有很多參與的朋友會幫我們一起收拾場地撿垃圾的清理工作。

sa-5

Q5.後來怎想舉辦夏天的沙灘派對呢?

2002那年對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因為我決定要將冬天舉辦的Aquarian移到夏天舉行,前面有提到因為前兩次辦都是冬天的原因所以自第三年起我們就將前兩年天候因素考量進去,在花蓮磯埼舉辦首次的Summer Aquarian。那年也讓我印象深刻,我們選在夏至的那一天與第二天七月四號和五號辦SA,沒想到第一天下大雨,第二天出大太陽。那時心情很像洗三溫暖似的五味雜陳。那時就開啟了辦夏天戶外派對的序曲。03年我們回到了陽明山去作VIP Only的Party,而04年是在北海岸白沙灣辦免費派對,真正被大眾所認識則是在05年的那一場Summer Aquarian。那一場因為參與人數眾多突如其來就變成了非常大型的派對。

 

Q6.在墾丁舉辦月光和夢田地下音樂氣息濃厚的派對時,為什麼會選擇在2006年轉戰春浪這樣一個具有流行氛圍的活動呢?

02年時Moonlight在大灣、夢田在大尖山舉辦活動。02年夢田被警方抄掉那時戶外派對幾乎都被主流媒體給予負面的評價。但02年在花蓮製作SA在媒體間的報導是正向的。之後03到05年的Moonlight交由我來製作。04年有發生一個狀況是我被贊助商扣款而造成一些誤會,因為那年派對製作幫贊助商製作輸出發生問題導致贊助商扣錢。05年是Moonlight比較成功的一年參與人次有超過約七八千人,同年的Summer Aquarian則有破萬人次出現,SA的成功在於一直都在沙灘上舉辦並不像墾丁受限場地因素會一直有換來換去的情形發生。06年春浪和Moonlight在大尖山場地租借的角力情形也讓兩造發生了許多誤會,至於為什麼我轉戰春浪是因為我被從小到大的多年好友:大鳥找去春浪製作活動。所以Moonlight的朋友也誤以為是我去向大尖山地主租借場地,而其實我是去春浪做活動顧問,那部分並不是由我經手的。 06年的墾丁則因為春浪的關係被推向極致頂峰的商業化。自己製作節目和幫他人製作節目的性質不同,我以身任活動顧問的角色必須將整套活動商業模式建立,而那年的春浪周邊大小活動是集合所有商業行為考量的精華。包含讓大街塞爆的Spring Parade與足球Bar和春浪電舞台節目總監的部分。但那時起我發現,很多人去墾丁已經忘記當初為什麼而去,最早的春天吶喊也是免費的,可是現在的墾丁四月就真的不再是以前的墾丁,當住民宿和租借摩托車都是比平常還要高兩倍的價格時,那已經不再是用愛音樂的角度去參與活動了。所以對我自己而言是應該為這件事情道歉的。Sorry!

sa-10

Q7.SA系列為什麼會選擇作免入場費的戶外派對?

SA系列並不是每次都是免費派對,但幾年下來,我們發現製作不是免費的活動上,往往會遇到非常非常多的問題,像06年在翡翠灣的SA我個人賠了大約六百萬,那一年第一站有假票事件,雖然活動當天台北市都下大雨,只有翡翠灣萬里無雲,很多朋友和我說真是太神奇了,不過假票事件讓我賠到快爆炸了(笑)。第二站在金山青年活動中心也有遇到活動股東間合作互相角力的狀況。 而07年也是免費的,那年我剛從上海回來也沈澱了一陣子,做完後發現其實反而更加有力量在製作派對上。所以經過了許多的考量,我還是選擇以免費的角度出發製作節目,就像97年我初次在富士山參加的戶外派對”Return to the Source”樣,回到自己喜愛音樂的真心上。

 

Q8.Cube近三年來開始和政府合作活動,是什麼樣的契機和念頭呢?

製作戶外活動和室內活動相當不同,有非常多細節需要注意。像在05年碰到的問題就是如何去符合法令要求,這對製作活動來說是挺嚴重的問題,像噪音管制法的規定過了12點就要注意音量,今年Cube所要製作Summer Aquarian其中一場在宜蘭烏石港,這場主辦是宜蘭縣政府。如何將地下音樂文化的活動變成是由政府單位主辦,讓它能夠浮出抬面持續存活走到下一階段。這是整個Summer Aquarian想要呈獻的精神。而最重要的也來自於免費戶外活動要有政府機關的支持。每次活動地點不同需要配合的鄉鎮市政府與地方單位都不一樣,像在白沙灣的活動,主管機關是北海岸與觀音山風景管理處,它是中央級的機關,比縣級單位還大,以白沙灣來說需要開協調會的機關就有北觀處、石門鄉、金山分局、海巡署、消防隊等各級單位,如果協調會過程中有任何問題發生,這活動就不會被執行。而在北台灣做活動又和南台灣其實很不一樣,在協調上面會遇到太多不一樣的問題。

 

Q9.作為免費的活動,那該如何打平活動的開銷呢?

活動製作一定會有開銷,所以要去思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來攤提成本。例如用捐獻的方式將活動成本支付後捐助給慈善機關是一種,其實免費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但其實離不開一個中心點還是在抱持著什麼心態於製作活動上。而找贊助商則是另一種方式,因為活動製作成本的設定來自於活動整體設計與需要被支付的費用,這與找贊助商丟預算有非常直接的關係。

sa-6

Q10.邁入2009,今年的期望和活動內容將會是什麼呢?

今年SA在烏石港舉辦的活動叫做Rock’N’Rave,這也回溯到我生命當中最喜愛的兩種音樂類型:搖滾和銳舞,當我用回歸本性的方式來檢視自己做過的活動時,我得到了更大的力量。另外這場活動也同時會是免費的。而另外一站則是在沙珠灣用購買套票捐助的方式來幫助沙珠灣這片沙灘,這是今年淨灘活動內的計畫叫”Save Our Bay”。因為沙珠灣的沙灘很髒,每年也在不斷縮小,所以這是我們幫助沙珠灣的另一種方式。 過去每年因為SA舉辦而結婚的新人至今已經有五對, 所以今年的認購套票方式是兩人一張,以Couple『雙雙對對』為主軸。

 

Q11.如果照活動的宗旨而進行,SA將會在2013年作一個總結,那未來的極限將會在哪邊呢?

明年的SA將會有很大的變革,我們希望可以它成為一個跨國際亞洲區的品牌活動,讓它的發聲力量更為強大,而且仍然是免費的。今年嚴格算來是我做SA與前身Aquarian的第十年,相信在今年已經大約完成了其階段性的目標,而且大眾及媒體也比較能夠接受這樣的地下文化,一直進行到現在就像一場革命一樣,中國大陸也正在進行一場舞曲文化的革命,台灣也一樣;整個舞曲文化都是不斷的進行變革,這就是它最好玩的地方。我自己是希望能將SA塑造成可以帶動地方經濟的音樂節,就像海洋音樂祭一樣,只不過它是屬於搖滾文化的音樂節,而SA是屬於舞曲文化的音樂節。其實SA想呈獻的不光只是派對進行過程,而是帶有我們製作活動中和台灣這塊土地相連結的情感與關懷。這也是在其他的派對活動比較看不到的部分。

我希望在2013年之後SA是可以藉由政府被開放競標的,到了那個時候相信會對舞曲文化與產業造成更多強烈的衝擊,而且大家也會發現其實免費的戶外活動真的很不好作(笑)。到了2013年時的TITLE就是現在我貫徹的理念Return to the Source與夏至音樂節合而為一。

sa-2

Q12.活動都是在夏天進行,那如何讓品牌和一般人能夠持續接觸與新鮮感?

其實明年沒有意外的話將會在花蓮舉行春天的活動,將會是曾在Moonlight與春浪被執行過的活動Spring Parade。它也會是免費的,而且希望可以用parade遊行的方式來呈現,夏天還是維持在SA的主品牌上。而秋天會有Autumn Rave,這些品牌也是從SA延伸出的活動品牌,就像前面說的,不斷的去檢視自己過去所做的活動,就會得到更多的回饋。

 

Q13.給曾經參加過SA及今年即將參加的人一些話吧。

對我來說,我覺得舞曲文化是有生命會進化的,我希望能呈現出的是具有台灣生命力的舞曲文化。而且藉由這塊土地賦予活動新的意義與內涵,我們會在其中得到更多力量。

 

註:今年八月初預定在宜蘭烏石港舉辦的夏至音樂節,因為合作夥伴向日葵公關活動公司的關係而導致活動取消,8/29號將會在沙珠灣舉行今年首次Summer Aquarian夏至音樂節。

活動官網:http://www.summer-aquarian.com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