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無底 法無衡 – UFA 幽法 專訪

By - - AT People
文字整理:張卡仔 & Rita*purple22   /   攝影:zoso
認識成文是在05年,那時他主理著獨立電子音樂廠牌”雜“,代理了很多特別的國外音樂創作者的作品,他自己也以UFA為名發行首張個人專輯“過程”,期間我們透過聲音和影像的合作一起玩了不少難忘的表演。 還記得07年秋天他找我們在當時的VT非常廟做一場audiovisual的現場演出,但當晚他人卻缺席了,不確定原因但又自以為可以理解他的行事風格,之後就聽說他因為從加拿大郵寄了一包大麻而被迫進入另一段人生的bad trip旅程。13年7月在他回歸兩年之後繳出新作“純粹融合病例(Unalloyed Fusion Anamnesis)“,字面上看似延續著的舊名但實則像是開誠佈公地把自身的“病例”攤在陽光下供大眾閱聽聆賞。這次我們有一個和過往不同的契機聚在一起,不同的談話方式,面對既熟悉也陌生的他,並且重新認識這位創作夥伴和他的音樂!

 

在前一張專輯時期UFA是取Ultimate Finishing Attack的縮寫而來,到了這張作品我們看見UFA有了新的詮釋。請和我們說說從終極致命攻擊到純粹融和病歷;雜唱片時期的"過程" 到"純粹的融合病歷" 其中的轉變,也請告訴我們UFA最初的由來。

04年時我個人的狀態掉到⼀個很低的位置,在這樣的狀態下完成了當時的作品『過程』,那時候在思考要用什麼名字去詮釋當時這樣的音樂時,有次在街上看到孩⼦玩的昆蟲大戰遊戲裡面,發現了“Ultimate Finishing Attack”這幾個字,『過程』專輯的發表,對於那時的我來說確實也是最後的一招了! 呵,就覺得Ultimate Finishing Attack很契合當時用來做名字。

幽法則是從UFA⾳譯過來的,我很喜歡這兩個字,跟我的音樂感覺很合。我的朋友Khe Shaun Huang最近也幫這兩個字作了字型設計,其中隱藏著 “幽無底 法無衡”這樣的意義。

從”最終的必殺技“到“純粹的融合病歷”,不同的詮釋應照了當時的狀態,也就是不同的過程,是我在那些過程中所感受到的、想要表達的、以及玩出來的。經歷這一切後試著讓自己沈澱下來⽽前進,很多事也不再那麼有所謂。

IMG_8416

那麼就請和我們聊聊新作『純粹的融合病歷』吧!

這張你可以當它是病歷或是回憶,這些年的能量與想法是持續在累積的。回來以後,許多人事物上需要取得⼀種新的平衡、新的感受,再和那些年的感受撞擊,其實也經過⼀段時間,才摸索出來如何融合這所有,進而將它們拿出來。

「路遙」是最先完成並對外發表的作品,歌裡的取樣“妳想要的樣子…並不是我想要變成的模樣,我很愛妳”這讓我思考想像了很多,這會像是對前幾年過程的一個總結吧!其他的10首歌,感覺都是從新的過程上來的。「只是要找像海洋一樣的地方」和「迴旋之坂」,歌曲內容雖然差異很⼤,但其中的共同點是我分別有機會和兩位畫家朋友進行跨界合作!我用了他們的聲音作為元素。

“我好像…做了好長的⼀個夢喔..到最後,突然沒有光了!我只是要找….像海洋一樣的地方。” 藝術家黃沛涵(Peihang Huang)在一次聚會當中記錄下的這段話,我將它取樣做了「只是要找像海洋一樣的地方 」這⾸歌。 有人曾經問我為什麼要找“像”海洋一樣的地方呢?直接去海邊不就好了嗎?我是這樣回答他的,“我只是要找….像海洋⼀樣的地方可以是種暗喻,這是一⾸情歌~ 呵”
「迴旋之坂」則是我與另一位藝術家陳敏澤合作的作品,我將敏澤隨性哼唱的旋律剪輯重製,再取樣1986年羅大佑的「稻草人」鋼琴片段,這首歌全部的組成元素、想法、起源都讓我煩躁,自然作出我當時解不開的一種迴旋氛圍,呵。

「詠花⾦玉」、「葬花吟」是我和編舞家樊香君以及舞團<伊舞集>合作「⼤觀夢」中的⾳樂。這是一次很有趣的合作,8分鐘與11分鐘的長度⽤了我很多能量啊!但我玩得很進去,這兩首歌後來自己每次再聽,都會從中獲得很多能量。

我在做音樂時會加入很多隱藏的細節在裡面,每⼀個取樣都有它的故事與連結性。

說得太多了,還是用聽的吧!

[soundcloud url="https://api.soundcloud.com/users/3628042″ width="100%" height="450″ iframe="true" /]

 

從一個觀察的角度看你不難發現你或你的身邊常出現著44、22這些記號一般的數字 (肆拾肆號實驗室No.44 lab , No.44-22 , Purple*22),請問這些數字對你或你身邊的人代表的意義是?

44這個數字是從04年開始,在日常生活中經常看得見的數字,不用刻意去看,它自己會出現讓我知道。這個數字對於大部份的人尤其是長輩來說是不被喜歡的,但它如此存在對我來說是什麼樣的意義,我不知道!卻從一股莫名到喜歡上這個數字。

No.44-22 則是我的夥伴,他今年推出了個人的首張專輯『War Before Civilization』,聽一下!

Purple*22是我另一個夥伴,她現在你們團隊裡面處理影像,她很好!她們兩個都是22,我不知道對她們⽽言這數字代表什麼意義,她們知道!

IMG_8447

 

請聊聊目前在台東的⽣活,為什麼選擇台東?你的計劃?

當初要去台東時,有人跟我說,我去那裡無法做些什麼,也有很多人問我很可愛的問題,”你是去台東找靈感嗎?“我都覺得很有趣,靈感到哪裡都可以找到,在台北可以找到,去宜蘭也可以找到。其實很簡單,我就是去生活。台東是個很有趣的地⽅一切是那麼輕鬆⾃在,在那生活的步調很慢,什麼事情都要靠自己來,當地的居民每個人都練就一身技能,今天海上捕魚,明天上山打獵,就連最基本的用水,在台北只要付錢就有,在那裡我們必須去取山泉水,你才有水可以用,從住的地方看出去,就是自然景色,真正生活在大自然裡。因為一切回歸到最簡單、最簡化,這反而是比較困難的。台東也是我故鄉,我外公外婆住在台東,去年在一次駐村之後,就有那種為什麼不回去的想法,半年後我們就搬過去那了。

在台東的計劃還滿多的,完成了我們就會公佈。

 

IMG_8414

在⾒證⼤團和混種的live演出裡都看得到另一位⾳樂⼈的⾝影,請和我們介紹你的夥伴 .

他是Eric,是在台東遇見的夥伴,我們算是滿有緣的,在聚會上碰到甚至沒有多聊什麼,就很⾃然的玩在一起。他是個很有深度的人,但也是⼀個大孩子!

從見證大團到混種現場我們合作兩場表演了,但這兩場的組合玩法以及⾳樂都完全不同!哈,這是我們喜歡的,這都是幽法!我們不會想做10場都⼤同⼩異的演出,你們聽的無聊我們玩的也無聊。

 

能試著說說那段被迫的深造與為時五年的bad trip裡你的⼼路歷程嗎?

到處都是不同的過程,讓我學會了很多,清楚了很多。很感念這一整段過程帶給我的改變。

 

IMG_8393

在網路上有限的⽂字介紹中寫道“2011.1月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台北”,請和我們分享這周遭讓你依舊感到熟悉的成分,以及或許陌⽣的這個城市。

剛回來的時候,有朋友說 “這裡這些年都沒有變啊!還不是都⼀樣!” 其實對我⽽言⼀切是很不一樣了。

我出生在台北也在台北長大,這裡是我很熟悉的地方,家⼈朋友什麼的都在這,我很熟悉這裡,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人事物就是會變化的。當你每天盯著一個⼈看,你也很難⼀眼看出他的胖瘦變化,若時隔一陣⼦那就不⼀樣了。在事物的變化上你也許可以很快的適應它,哇~這裡怎樣那裡怎樣的,都還會很新奇。

電⼦音樂的環境變化,音樂和⼈也都有很好的變化,這樣的陌⽣是很好的!當然壞的變化也不勝枚舉。

只有對於人的變化我是必須適應一陣子!每個人都有⾃己的⼈生歷程,都有變及不變的地方。這些⼈與人之間的既熟悉⼜陌生,在一開始是會⽐較影響我的,是會有所感慨的。

 

IMG_8400

專輯曲目提醒了我們台東美麗灣這個美好的巧合,對你⽽言,美麗灣代表著什麼?

美麗灣代表的負面價值,世人都看得到的!在東部還有許多財團開發案在等著!那又代表了什麼?在本質上就有很大的問題,更別指望他們做事的態度了,都很有爭議!什麼受害什麼得益的很容易懂,但對自然的破壞是補回不來的。也很多人問我「我們抽掉美麗灣哪」是不是有雙關語?的確是有的,這首歌的確是將兩件事融在一起,對我來說這兩件事有一些我看到的共通點,最主要的就是自然生態以及一種緩慢自然的生活態度,然而這兩件事同樣都被現今錯誤的政策及想法給困住,這兩件事其中的正反資訊應該要更透明、更流通地讓⼈們能有獨立思考是非對錯的空間。

 

IMG_8446

請對這不合時宜的法條與政策發出聲⾳ .

你指的不合時宜是現在將⼤麻列為⼆級毒品的法條及政策嘛,反過來就是說大麻需要除罪並推動”⼤麻除罪化“這件事,我覺得現在去推動也是不合時宜!台灣有太多的問題要先處理!我們都在其中,我們很強大,立場⽅向很堅定明確,我們可以清楚的說明⼤麻所有好的脈絡,而壞處也不過就是stone罷了。 我們隨時可以出來要求政府處理“⼤麻除罪化”或“⼤麻合法化”的問題,但目前就是不合時宜。這是我現在的想法。

 

44-22(44 minus 22)’s SOUNDCLOUD
[soundcloud url="https://api.soundcloud.com/users/31739554″ width="100%" height="450″ iframe="true"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