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自信,更是一種使命。 服裝秀導 Bigi楊佩綺 專訪

By - - AT People
文字整理:Drew、Rita*purple22 / 攝影:Henry / 圖片提供:Bigi

 

我們知道Bigi是伸展台model出身,請和我們聊聊從幕前模特兒轉入幕後秀導的過程。

其實當我還在演model的時候,我就覺得show director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工作,因為它可以create很多東西,可以用自已的想法創造很多事物,把可能融合的元素放在一起產生新的火花;那model主要就是做好自已的工作就好,到了後期其實我有一點痛苦,因為我覺得我的腦袋停頓了,沒有在用。於是32歲那年我離開了模特兒的工作前往紐約進修,在FIT我選修了fashion merchandise、lighting design、drawing、styling、image consulting等等和show director相關的課程,另外因為我大學時在國立台灣藝術學院舞蹈系主修舞蹈及肢體語言展現的關係,對於音樂調性、舞台設計架構、燈光感覺特別敏感,(有時我太敏感到覺得自己很崩潰,即使經過路邊一般店家,或走進餐廳時,連店主放的音樂我也會有意見,我相信這是種強迫症..)集合這兩間學校所學和累積12年的專業model經歷,才讓我磨練出一些能力順利從一個model轉換成為服裝秀導演。
說實話,剛開始導秀是非常辛苦的,我一開始導的秀有很多都是“沒有服裝”的秀,譬如3C產品手機、相機發表會,或是像鞋子、皮件、化妝品這種需要造型師去張羅服裝的秀,而當客戶預算不足沒有造型師預算編制時,秀導就得要自已想辦法去將服裝生出來,即便我不曉得要去哪裡租借…..就因為沒有預算,也因為環境不太健全,也很不妥。期間我也曾經離開過凱渥一個月,八、九年前剛從紐約搬回台灣,那時無人知曉我這枚新秀導,而且公司試用期薪水較低,也剛好當時美麗佳人社長楊玟在尋找服裝編輯,於是我就到美麗佳人雜誌社當了一個月fashion editor,那一個月裡為了拍照跑了很多店家借衣服,借到了再一路扛回攝影棚拍照,真正讓我理解到服裝編輯必須具備超人般的體力及迅速反應的腦力,除了選片、校稿等工作外還因剛開始進入辦公室不知如何操作影印機被同事霹靂..哈哈,當時名模光環褪盡,之前在幕前工作時哪會想到這麼多細節是必須重新學習的。但一旦決定了的事,我絕不後悔,路是我自己選擇的,就必須將自己歸至零點,從頭開始。
到了現在也因為這個工作認識了許多專業人仕,最開心的是大家湊在一起工作,撞出一些新的想法,新的火花!即便同一個品牌做了七八年,每次演出和客戶和各領域的老師們 一起工作,儘管再累還是很有意思。將近10年的秀導經驗,也曾因為壓力很大而在家嚎啕大哭過.. ps. 現在是淡季,所以我又面臨一個狀態,沒事做突然就變太閒也慌,哈哈~ 真是個 太需要平衡的天秤座!

 

talk-to-bigi01

曾經在幕前的經歷應該和其他Show Director的進入點不太一樣,對於幕後工作有什麼樣的幫助或是影響?

幫助很多很大!當我在導秀時我可以感覺到模特兒們的movement,例如model在走T台時,有些時候需要定點有時卻不需要,服裝秀演出方式整體風格幾乎每幾年就會有個大改變,八零年代要在台上轉圈圈、演個情境劇,不時來個三人作組合然後五人在一起隊形開花出去打麻花交叉之類;九零年代就流行直直走著,回到展現服裝設計的本質展現;到了現在有些秀甚至要求模特兒不需要停任何定點。當我在和舞台設計師溝通時會請他們想像model走在上面的感覺,這是極重要的一環 .
當然有時我們會與來自不同單位的別的導演種類合作,例如戲劇系的劇導,我覺得他們的路線較意識形態,有時候一起工作會蠻失去理智的,因為我必須不斷強調,來賓媒體們要看的是衣服而不是一顆頭或是只有model的臉部表情,因劇場導演非常熱愛設計出全身烏黑只露出一張臉的燈光.. 前兩年有次葉珈伶老師在誠品的秀,就有個經驗是與某劇團戲劇系畢業的年輕導演合作導秀,但這男孩根本無法和model溝通說明定點位置或是行進中呈現出什麼樣的體態與動感,我想最主要還是因為對服裝和model不夠瞭解。當我們在旁觀賞模特兒走路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要在台上令觀眾目光能對model身上的服裝產生吸引力時,模特兒的演出態度非常的重要,必須具備對設計師所設計出服裝輪廓、布料,動與靜之間,給予服裝生命力的表演方式呈現。

 

你曾經說過:當一個秀導忙到無法思考,就必須要讓自己徹底消失在這令人又愛又恨的時尚圈裡。
請告訴我們在專業的服裝秀導演眼裡,這個外人看似美好的表象之內,時尚圈永遠的美麗與不禁的哀愁各是什麼?

當我們每次活動做到很累很累,累到都快要爆炸了,當一接到客戶電話敲時間不自主又會說“好好好,我去我去!雖然我快崩潰了~”就因為給予自己一種使命感,對台灣的時尚界。所以當客戶與我聯絡時,我會覺得,如果我能有一點點的力量在裡頭,活動或許會有意思一點。我對這工作就是有種使命感,不是自信而是一種使命感。也可能因為以前作過電視節目的關係,讓我總是希望能整合大家的專業讓服裝秀演出達到更高層次!不喜歡細節隨便交代含糊過去就算了,尤其是對客戶們的期望和模特兒們的工作及演出態度,不管這場秀規模大小我都盡量要求必須每個人都做到一百分,盡全力想到底有什麼樣的可能性,我們要怎麼樣在有限的預算內做到最大最好的可能!
然而目前這個圈子出現很多公關活動公司,秀導慢慢變成要follow他們發想出的腳本或故事內容,變成要去配合他們的想法,這樣的轉變其實我並不太適應,因為嚴格來說,在時尚流行角度或藝術展演層面上他們並非專業,目的只是為了要節省費用,而讓秀導變成一個只是cue場的人,讓這一切變得很速食。
對我而言這個行業最吸引我的還是和很多專業人士一起全力以赴地工作,大家尊重彼此,達成一些平常我們做不到的,瘋狂的事。當完成的那一剎那,看到秀的效果呈現在觀眾眼前,Wow!How amazing!我覺得那是最棒的。

talk-to-bigi02

我們有一些機會和Bigi合作,就我們從工作中觀察到你對於服裝秀現場使用的音樂、燈光以及影像各媒材之間整合的程度,相較其他秀導似乎更有觀點也更完整,有時甚至自己擔任音樂或影片的剪輯工作!請Bigi和我們聊聊音樂、燈光以及視覺之於一名服裝秀導演與一場秀的重要性!

視覺氛圍呈現太重要了,視覺畫面有時甚至可以取代音樂在一個活動中的重要性,當看到服裝模特兒走路時,後面如果有大螢幕背景,有專業的視覺配合起來的深刻感是會印在觀眾的記憶中,那種感覺是留得下來的。有些音樂則讓人一聽就會永遠記得它的節拍跟旋律,能夠帶動你或讓你想到美好的事情,好像我會記得我聞過的味道,某個瞬間,看到一個顏色會想到某個地方。音樂給人的感受是很強烈的,能夠勾勒起回憶與感動。所以我極度在意聽覺傳遞出去給大家聽到的感受是什麼,而不只是單純的背景樂節奏而已,它必須要有故事在裡頭,所以當我找音樂,會希望現場的人聽到是會有一種心靈上的觸動,內心會有感覺發生、飛揚,被音樂融化~ 以及跟這個畫面配起來會覺得“god!好正!”我從暖場音樂開始就很重視,一直到觀眾散場結束,包括暖場的視覺也很重要,不希望觀眾進場時,視覺只是商品或logo在現場飛來飛去。
最近看到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在A8A4的停車場Christian Dior的秀,他們搭起了非常巨大蛋形的黑色帳篷,進場時有個懸掛在高處的螢幕,以黑白畫般的素描手法呈現出Dior本次活動的懷舊風貌,大帳棚內還掛了一個圓形像時鐘的螢幕裡頭播放著Dior這六十年來的歷史,這就是個會讓人記得美好瞬間的設計。

 

所以你是會像DJㄧ樣,有挖掘音樂的這種習慣嗎?

是,花很多銀子在找原版CD,這年代許多人都直接從網路上下載盜版音樂,轉載拷貝之後就變成自己的,我很少很少這樣子,不知是否我這樣算是跟不上時代的腳步,但我還是比較喜歡跟懂音樂的人面對面聊音樂交流的感覺。我找音樂基本上一出門就會花上半天的時間,我會買一堆咖啡去煩唱片行的店員或朋友請他們幫忙,盡量描述我想像中讓人聽了會心靈悸動或跟著走的旋律。通常我會先準備一套覺得適合的音樂,在秀上使用時會將音樂重新混音過。有時遇到奇怪芭樂客戶,他們也會堅持自己要哪幾首歌,我就必須硬著頭皮,把自己不愛的歌放進秀裡,現在有許多活動都是在中國舉行,我常常需在演出之前透過大量e-mail溝通音樂,當到達演出現場時會經過與客戶的溝通再重新revised一次.
平常不在工作狀態時會先不聽音樂,完全先把耳朵關起來,把聽音樂這件事先忘記,否則對我來說負擔太大。現在選音樂時光聽前面幾個章節就知道適不適合當成秀場音樂,音樂曲風有太多種,我又太敏感一聽到音樂就想到畫面,很自high,腦中有太多畫面,有時腦袋會頓時滿溢很多超載的東西,想說這裡可加個甚麼鼓聲的節奏,加個火車開過去,或突然疊進非常簡單的節拍元素。當然空閒時不想聽音樂也表示腦漿快用完了.. 很忙碌的時候就會變成這個狀態。
有時候空閒時間我會把音樂開很大聲,就在我家跟我的狗,一整天就在放音樂這樣。真的很感動鄰居還能忍受我:)

(感覺現在一些年輕的DJ可能都沒有這樣dig的過程,請問Bigi有過DJ的經驗嗎?)
其實有耶,有一次Vouge雜誌辦了一場特別的party被請去擔任客串DJ,還有在朋友開的小酒館客串過,都不算是工作。其實我想過當DJ這件事,但想到必須在半夜努力運用我一直覺得不夠用的腦力體力聽力,似乎還是放棄好了.
ps. 我非常崇拜DJ!

 

talk-to-bigi04

Bigi每年在兩岸導演著各品牌大秀,也是台灣第一個時尚電視節目的主持人,就像是見證著台灣當代服裝秀環境的演進過程,請聊聊這些年兩岸(台灣&中國)服裝秀場景的變化與更迭。

在凱渥擔任秀導這幾年,非常感激公司給予我機會與國際時尚品牌接觸,有太多給予我機會的朋友也是我永遠感激著的。看到國際大師設計的作品穿在來自台灣、中國或國際頂尖的模特兒身上,我常常會暗地裡悸動著,記得剛與國內優秀VJ團體合作的幾個秀也讓我印象深刻。07年Marc Jacobs、Marc by Marc by Jacobs在國家戲劇院內搭起二層樓高的法式建築舞台,之後08年在世貿二館,由Bravo場佈團隊搭起如建築工地的巨大鷹架,後方超級大型螢幕播出Marc Jacobs本人挑選過極度另類的影像視覺素材,綠色眼珠的大眼睛、詭異顏色的海浪波動著,現場live feed model身上的衣著與配件作視覺上的結合,非常確定現場每個人內心的衝擊感與現場畫面就像重疊出另一種想像力。07年至12年CHANEL collection在中國的發佈會,五天搭建起來的農村花園、巴黎街景、南極冰川或拜占帝國場景等,每一個細節全體工作人員都掌握得恰到好處。2012年Michael Kors在台北101開幕選在與A11銜接的天橋架構出特別的伸展台;2010年於凱達格蘭大道與團團精品在總統府廣場前70公尺長舞台,百位model參與,短短20~25分鐘的秀,每一時刻的感動都再再令人難忘。另外,在我去紐約前導過一場秀在實踐大學地下室,是那年服裝設計系的畢展,那場秀蠻酷的,黑壓壓一片衣服都看不太清楚但大家玩得好高興。與學生設計師們合作時,總會讓人產生更多的活力與使命感。
談到台北市可以做秀的地方我們知道有華山、松菸、克緹大樓等,但在中國可以看到一些建築物蓋得很破落或本來就是古蹟,或者在外灘搭一個平台,背景就是上海東方明珠。我覺得相較於台灣不管是上海、巴黎、米蘭或紐約在地緣性上都更國際化,當然有感受到中國政府盡全力支持時尚流行文化這件事情,據我所知,在台灣如果要辦一個服裝秀申請場地例如凱達格蘭大道,就需要半年前申請;去年底Mercedes Benz和珠寶設計師Anna Hu在中正紀念堂舉辦的品牌大秀,前期作業我沒有參與太多,但我側面瞭解各個主辦單位每次和市政府溝通的過程都花費極大力氣,市政府也並非讓每個品牌都能在哪個地標辦秀,而像松煙、華山這些場地也必須在很早之前就得敲定,否則場地就沒了。
這幾年台灣各地陸續成立了地方特色的文創園區,提供了活動場地的多樣化,但場租還是很貴,很多時候場地的費用就幾乎佔了活動總預算的一半。台北能辦服裝秀的場地真的有太多限制,我非常希望有機會可以在城市的公共空間辦秀,譬如世貿三館的頂樓停車場,或是一些公有的地下街道空間。感覺上我偏愛頹廢風格後現代建築,本身就已具備強大的吸引力來詮釋服裝發佈會實際上已是現代人生活中密不可分的活動之一。
talk-to-bigi03

請和我們分享秀導職涯這些年裡最讓你記憶深刻的幾場秀吧!

在台灣這幾年adidas的秀總是投入我很大的力氣,去年品牌日Original黑白系列,經過事先策畫的視覺特效與model的現場演出互動很棒!去年Jeremy Scott在地面投影抽象的視覺像是地板有岩漿冒出來,也很讓我印象深刻。Reebok那段舞蹈與視覺結合的表演也很精彩。另外2010年團團在凱達格蘭大道的秀絕對讓人永生難忘,因為後方的背景是代表著台灣地標的總統府。以及每一年冬天W Taipei與團團精品共同舉辦的冰上white party,他們會將頂樓的泳池改造成白茫茫一片的冬日雪景溜冰場,加上團團時尚集團與凱渥model的演出陣容,儼然成為每一年台北時尚圈所有人期待的年終盛大演出;另外Burberry在101對面舉辦的環場投影整個服裝展演就由影像來呈現那次很精緻,還有一年LEVI’S辦在西門町的電影院裡也是很特別的經驗!
以國外看秀的經驗來說,記憶裡有一年Dries Van Noten的秀由電影導演執導,他把來賓邀請進演出空間內的長桌兩邊坐下來,兩張超長桌上擺滿白色的花、食物、蠟燭,大家以為要吃飯。結果燈光一亮,長桌另一端model出現在桌上,並開始從中間桌上走過去,大家就這樣很近看模特兒,感覺非常奇幻。國外因為本身場地就佔了很大的優勢,像Chanel每一季都在法國的奢華大皇宮舉辦,製造出迎合時勢的各種不同主題。南極冰山急速融化,北極熊正在消失中,令人動容的環保議題,或是飛機場、機艙內的走道,顯示現代生活中不可或卻的”旅行”元素穿搭。還有John Galliano在廢棄火車頭的工廠舉辦的秀,由遠處老舊火車頭的車燈亮起展開,model由隧道遠端夾在層層煙幕中走出。還有川久保玲有一次在類似圖書館一層一層的教室空間中舉辦,那場秀完全沒有音樂,只聽得到模特兒從最下面一層慢慢走上來,穿著木屐的“喀. 喀 ”腳步聲,讓觀眾純粹的欣賞感受服裝本身這件事。

 

是否有影響著你時尚品味與專業的設計師?藝術家或是國外知名秀導?

有耶,我每次去都會注意幾位很常看見的國外秀導,但真的不知道名字。看到他們導秀時狀態跟我們差不多也是戴著intercom,滿場走來走去,檢查燈光據點位置、喇叭音效feed back、進場人數,打扮也很像,可以跳上跳下、滾來滾去的時尚工頭路線~
談到藝術家,我喜歡Andy Warhol,這位美國的藝術家、攝影師、印刷藝術工作者、電影攝影師。他將當時引領潮流的普普藝術風格發揮得淋漓盡致,甚至於普普藝術濃烈鮮豔的色彩運用,簡單的圖案元素重疊畫面的印花方式,都影響著現今時尚大師們的創作,也讓大家明白並很快接受原來藝術就是如此非常平民化!在紐約念書時也受到他許多的影響,每次看到超市整列的Campbell 罐頭、香蕉圖案CD封面、瑪麗連夢露絹印版畫,都覺得他真的是一位天才。在紐約念書時還特地去看紀念他的特展,還記得那時在第五大道上的百貨公司也都同時展出他的作品。我當時是不斷瘋狂地拍照,作了許多速寫,興奮到整晚睡不著!
talk-to-bigi07

那請和我們聊聊你在紐約的生活在那個進修充電的生活 .

紐約對我影響非常大的是生活方式,一種life style。
走在路上臨時想買個三明治,才右轉就意外發現一間好棒的沙拉店,再往未知的路直直走,遇見從來沒注意過的咖啡店,點杯咖啡喝喝看,嗯~這會不會太好喝了?吃著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cheese cake、cream ballet,逛不完的博物館,數不清的個性小店,獨特風格的餐廳很多的驚喜是讓人無法預期的。在那兒就好像同時有許多不同情境的劇情片一直在身旁上演著,但這一切都是在真實生活中的;譬如說身後真的就有女生像Sex and the City裡面的Carrie,連路邊的流浪漢的髮型穿著都超級有造型!或是在subway裡後方就有個正在以不標準的英文罵前面的行人可不可以走快點的西班牙人,(我的英文口語能力就是常常在路邊或地鐵和各個不同人種大吼吵架訓練出來的,哈哈!)走一走在soho街道上就遇到勞勃狄尼洛在路邊等著過馬路,或Liv Tyler站在地鐵的牆角打電話。在紐約還可以觀賞到太多百老匯劇的play,像知名屹立不搖的Chicago 、42nd street、獅子王等百老匯戲劇演出,也有許多外百老匯的劇團像Blue Men、De la Qaudia、Stomp,總帶給在此地生活的紐約客或是觀光客,對於了解紐人文更直接的角度和方向。許多電影中的場景也變成每天實際生活中的一部份。國際地標時代廣場中那高聳的時鐘塔,常在電影中出現的克萊斯勒大樓,911當時我親眼目睹了Twin Tower倒塌慘劇發生。這起可怕的恐怖份子攻擊事件,讓當時的紐約壟罩了一段很長時間的陰影,世事真的太難預料,導致我現在對人生的態度就是珍惜當下,珍惜身邊對我們友善真誠的人。
在紐約三年,初期先去語言學校上到一個階段才去申請讀FIT,隔了十年重拾課本,那時用英文背書真的很想死。班上有著來自各個不同國家的同學,那邊的老師已經很老了,老到九十幾歲依然在教我們畫圖雖然臘筆都拿不穩還常掉下來,但只要她偶爾說出個重點,隨意示範一下,大家就猛點頭,似乎一下就吸收很多。那邊不會因為太老而不能工作,這還蠻好的。在紐約生活真的是完全體驗一種可以很自我的生活方式,當然這是個世界文化大融爐。大部分人對紐約這大蘋果的感受非常極端,一旦愛上紐約你就會一直愛它,而在此生活幾天就不愛的,不夠深入了解它的,就覺得那是個很雜亂無章的地方。總之,我覺得紐約每個角落都常讓人發出不斷wow的讚嘆聲,就連坐在計程車裡,也可以在十字路口遇到別台車裡的人因為等紅燈而聊起來,真的推薦每個人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絕對是個充滿驚喜的夢想城市!

 

那如果問紐約這顆大蘋果對妳來說代表著什麼?

我覺得紐約對我來說就是“最頂尖時尚潮流高科技城市,以及最破舊復古,雜亂中帶著章法,融合明亮與黑暗兩面的城市,陰與陽同時並容著恰到好處的SUPER CITY !!! ”。

 

http://youtu.be/6VTSEMltVO8
請和我們推薦私人品味的歌單,比如說妳平常聽的東西.

我喜歡trip-hop帶著慵懶tripping的那種調性,平常聽可以很放鬆不至於需要呼吸太快..像魚的呼吸速度就可以了。techno、electro、jungle等在club時會聽。其實在工作時選擇的pop song或是rock n roll style平常反而比較少聽,一般時日會聽些classical、鋼琴的簡單音符,像”Ketil Bjornstad : Solo Piano“的每一張都非常讓人release,喜歡有點像在鋼琴教室亂彈的那種調調,還有一張專輯我超愛“Photographer’s Wife“裡面只有3首歌,是慵懶的女vocal,有一點不像在唱歌像是在呢喃講話的樣子。
另外有一張2004年我在Miami的個性小店買的專輯”Bedrock Break/ Complied and mixed Meat Katie“,我超愛這張已經超久遠的Electro + Progressive,迷幻但有活力的節奏感,即使現在聽起來,還是很適宜用在任何活動,非常振奮人心!

 

talk-to-bigi08

最後要問Bigi對未來的展望。

我一直很想離開台灣,可是我一直沒有離開,不知這樣算是一種希望能超越目前現狀但卻無力超越,還是一種工作上的使命感作祟。但實際上覺得自己並不重要,是我把自己看得似乎可以多做一些事,似乎有些像蠢蛋的行為,對自己期許太高,也許自己不適合繼續走這條路,總希望能灌輸自己多些正面想法,我期待每一時刻都能夠吸收學習更多,擔心停滯不前,也希望接下來能夠有更多機會接觸教學的部分,傳承與分享的機會能多些,與國際時尚精品市場做真正接軌,嘗試新的工作領域範疇,這是扮演秀導太久而呈現的焦慮症狀嗎?哈!
長久下來,真的希望自己能夠將學習領域擴展遠一些,同時,我認為model有一些觀念行為、工作態度或呈現方式,都是需要被教導的,現在有太多人想藉著模特兒踏足演藝圈,在過多人要當model的狀況下,市場環境就變得混亂。未來希望台灣可以出現真正的國際名模,走到國外大師級的秀而不是只能靠微笑低胸露腿走光變成奇怪的角色。最近有發現到一股新的開心能量,就是獲悉凱渥有兩名model(邱馨慧、張敏紅)前往米蘭一試身手,這是令人振奮的消息!非常期待她們的佳績。
希望台灣政府可以再多支持時尚產業,對新服裝設計師多投注力量,讓年輕的設計師往國外走去參展參賽。在台灣舉辦fashion week時可以多邀請國外媒體來台,不要只是關起門來自己做活動做自己爽的,國際媒體永遠不知道台灣時尚界的真正能量與國際時尚市場的實力。為何王大仁Alexander Wang在國外能夠迅速竄起,相信大家都明瞭原因,而台灣設計師卻長久以來感覺這條路很難走,我想這是永遠脫離不了的島民宿命還是政府官員根本不關心本土時尚工業的發展?如同我們的職業是沒有被分區在任何一個被承認的行業別裡一樣的無力感。不過還是要懷著對未來有美好遠景的心,期盼是必須的,整個台灣時尚圈的大環境能夠有更多正向的發展與轉變!期待。

 

Bigi’s Bio:http://www.catwalk.com.tw/_chinese/2_service/1_2_team_bigi.html
秀導手札:http://www.evoketw.com/author/bigi-yang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