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鳥傳說:Rovo and System 7專訪

By - - AT People
翻譯:Elaine 採訪&整理:Kaoru、Ingrid

 

當人稱「人類Trance機」的Rovo遇上英國資深電音雙人組System 7 ,會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2004年受到知名漫畫家手塚治虫女兒手塚るみ子 Rumiko Tezuka邀約,雙方以手塚治虫的知名漫畫《火之鳥》為主題意象,進行了「鳳凰昇起Phoenix Rising」的跨國音樂合作,並在2013年開始於亞洲、歐洲進行巡迴演出。

06
從他們的音樂中,彷彿可以聽見宇宙崩壞、重組和生命再生的感動,就讓我們一同來看看關於這次合作他們的一些想法吧。

 

Q1:Rovo and System 7是跨國結合的電子音樂團體,你們的音樂有相似也有非常不一樣的地方。請問你們是如何進行彼此的創作分工?

STEVE HILLAGE (System 7):Rovo並非一個典型的搖滾樂團而System 7也並非一個典型的舞曲音樂企劃,這使得我們合作所創作出的音樂相當特別且獨一無二。Miquette與我在八零年代末期創作舞曲前,表演的是迷幻搖滾,而Rovo的Yuji Katsui則是在倫敦居住期間,受到大型的舞曲音樂活動創造出的氛圍深深影響,尤其是早期的英國銳舞派對風格。從技術上來說,我們是絕佳的合作夥伴,尤其音樂是很棒的國際共通語言,因此我們之間的溝通非常順暢。Miquette與我成軍的System 7在日本已相當轟動,而我們對於日本文化及精神也產生了相當久遠的感情。

YUJI KATSUI (ROVO):我認為Rovo和System 7擁有很多相似的音樂背景,像是迷幻搖滾、爵士、即興音樂表演、情境音樂等等。重點是我們這兩個音樂團體都以舞曲音樂為主軸。我們相當了解對方的特質,在合作的過程中也非常尊重對方。

螢幕快照 2014-05-31 上午4.08.23

 

Q2:和手塚大師的作品結合是一次驚人的創舉,請問你們是怎麼開始這個計畫的?再者,你們覺得自己創作的音樂和手塚老師的漫畫火之鳥精神有沒有相似的地方?

STEVE HILLAGE:System 7和手塚大師作品的結合緣起於2004年手塚大師的女兒,手塚るみ子,與我們的接觸。她將一系列精采的火之鳥漫畫介紹給我們,並說明她認為我們的音樂能與漫畫中有深度且迷幻的故事完美結合。我們因此在2007年發行了一張專輯「鳳凰」,獻給火之鳥漫畫中的某幾個角色和元素。System 7的「鳳凰」專輯完全是電子音樂,但我們與Rovo合作的過程中延伸了「鳳凰」專輯的風格,進而帶入現場搖滾的氛圍。這源自於Rovo詮釋System 7「Hinotori」的絕佳現場搖滾版本。

 

YUJI KATSUI:手塚大師的女兒,手塚るみ子,將火之鳥漫畫介紹給System 7,是System 7與Rovo合作的開端。我個人認為是火之鳥這套漫畫讓我們彼此相遇的。在我們進行合作企劃期間,日本經歷了重大的311地震、海嘯、輻射外洩等災難。我感覺災後重建的日本人與火之鳥間很自然的被產生聯想與重疊。Steve和Miquette贊同我的想法,於是將此企劃命名為「鳳凰昇起」。我們或許沒有涵蓋手塚大師火之鳥的全部意境,但企劃中的音樂始於古代儀式中的祈禱與舞蹈;至於未來同樣是以宇宙為主題。我認為「鳳凰昇起」和火之鳥漫畫擁有同樣的哲學在其中。.

 

Q3:對System 7和ROVO來說 英國和日本的音樂風氣應該是相當不一樣的,請問你們覺得日本的電子音樂風潮和英國的電子音樂風潮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STEVE HILLAGE:我認為在我們操刀音樂的層級上,英國和日本的音樂風格實際上共享了一些特質。日本在techno音樂這塊版圖絕對占了一席重要的位置,也是許多舞曲技術設備形成發展的地方。這些設備包含了Roland TB-303 Bassline、TR-909鼓機、Technics黑膠唱盤及Pioneer CD唱盤。七零年代晚期,日本的黃種魔法大樂團,在電子音樂領域注入了強大的影響力。我們樂於在日本表演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這裡讓人興奮、瘋狂,我們可以感覺得到大家真的很用心在聽我們的表演,而這使得我們的表現更加出色。我們在台北也有過相同的感覺。

 

Q4:請分享你們的iTunes裡必備的三張專輯

STEVE HILLAGE:

    -Tonto’s Expanding Headband – Zero Time
    -發電廠樂團 – The Man Machine

    -The Orb – U.F.Orb

YUJI KATSUI:

    -Steve Hillage / Rainbow Dome Musik

    -Rei Harakami / lust

    -特里賴利 / A Rainbow in Curved Air

 

Q5:由於你們是現場表演樂團,所以在表演的前置準備上面,一定相當驚人,請問你們在舞台上會使用到哪些硬體呢?

STEVE HILLAGE:對於Rovo來說我想最重要的就是他們有兩位鼓手,其他我暫時不詳述他們的硬體設備。至於System 7,我們為了使現場的表演獨一無二又同時協調的融合在一起,使用的硬體頗為複雜。就基本的節拍而言,我用Mac筆電來運作Ableton。我的夥伴Miquette用另一台Mac筆電運作Logic作為數位混音器、音效資源庫及音序器。她也使用iPad、Nord Lead及一台年代久遠的EMS合成器。這台合成器是最早出產的合成器之一,也因平克·佛洛伊德而廣受歡迎。至於我的吉他,我用Line 6 XT Pro音箱效果器及腳踏板效果器。所有的聲音會透過DJ混音器進行混音,我們使用的是Allen and Heath Xone 92或Pioneer DJM900。

YUJI KATSUI:要說明Rovo的全部裝置和設備需要花很多工夫,恕我不在此回答。當Rovo和System 7一同演出時,我們不透過電腦同步音樂。我們很單純的透過聽見的聲音連結彼此。
05
 

Q6:身為音樂人,音樂通常會佔滿了你們的時間,除了音樂之外的時候,你們最喜歡作些什麼娛樂或是額外的興趣呢?

STEVE HILLAGE:Miquette和我很喜歡在天氣溫暖時一起去海邊!我也很喜歡釣魚和玩風帆,Miquette則喜歡園藝!我們也喜歡一起去看部好電影,但因為我們很忙碌,所以除了節慶假期外,沒有太多休息的時間!

YUJI KATSUI:除了音樂以外,我很喜歡閱讀。我有許多興趣,所以閱讀的書籍也相當廣泛。在此次的台北行後,我也讀了幾本關於台北的書。

 

Q7:ROVO and System 7 演出過相當多的活動,請問你們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場,為什麼呢?

STEVE HILLAGE:毫無疑問的,我們2011年11月在京都合作的第一場表演特別難忘,因為這場表演證實了兩個樂團一起合作表演的瘋狂構想實際上是行得通的。而上一次巡迴到東京的演出也相當成功,表演場地相當大,也吸引了大規模的群眾。當然,能夠在台北這新的版圖表演給從未觀賞過Rovo或System 7的朋友也是非常棒的體驗。在巡迴中,我們的每一場表演相較前一場在音樂上都更加進步,因為台北是我們這次巡迴表演的最後一場,或許能說是表現最棒的一場表演!

YUJI KATSUI:每一場表演都相當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上一場在台北Legacy的表演,我們共享了很特別的時光。我相信不只是Rovo and System 7有這樣的感覺,當時現場的朋友們應該也感受到了相同的氛圍。我玩得非常開心。

 

Q8:你們覺得未來電子音樂的表演趨勢與走向會是什麼呢?是以DJ演出為大宗、還是會有越來越多的現場演奏成分加入?

STEVE HILLAGE:DJ仍然會是電子音樂的核心,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一些DJ像Richie Hawtin,使用的硬體設備越來越複雜,使得DJ演出和現場演奏間的界線變的越來越難界定。另一方面,在美國過度商業化的電子音樂市場,有些擁有明星光環的DJ,除了按下「播放」鍵及擺動雙手外,幾乎什麼也沒做 – 我們相當不喜歡這樣的潮流!由於Miquette和我都是現場演出出身的音樂家,因此System 7在現場表演時都竭盡所能的發揮techno音樂現場演出的可能性,但我們對於優秀的DJ仍然獻上崇高的敬意。

YUJI KATSUI:Rovo是現場演出的樂團,我覺得未來的我們有相當多的可能性。這不代表何者較好,我指的是不論個人或團體,每個人都能透過全新的方式來表達嶄新風格的音樂。

in_1309_robosystem7_live1

 

Q9:最後請給台灣喜愛你們的樂迷們一句話吧。

STEVE HILLAGE:我們非常喜歡在台灣表演而且等不及再回來了!!

YUJI KATSUI:這次在台北的現場演出讓我們感到幾分壓力,但大家認真聆聽音樂的態度讓我非常感動。我心中充滿了許多感謝,我也開始愛上台灣。(這並非諂媚之詞)我相信我們還會造訪台灣,非常期待再次見到大家!!

 
 
參考圖片:cinraDiscogsOne Love DancingFest 灣樂音樂藝術節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