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個實驗性的自動點唱機,Télépopmusik 專訪

By - - AT People
編輯整理: Kliff & Kaoru / 翻譯:Elaine Hwang

 

我們相信很多人都聽過Breathe這首歌;但沒有幾個人知道它來自於法國的一個流行電子樂團。我們相信一定有知道Télépopmusik 的朋友;但沒有幾個人看過他們的訪談。我們相信在你的iTunes週日歌單裡都一定有過他們的歌曲,但你可能不了解他們創作背後的小故事。

即將於11/7來台舉行聆聽呼吸演唱會的Télépopmusik,特別在即將訪台的前夕接受燧人氏的訪問。而由於平日團員散居各地、經紀公司特地將專訪交由團員之一的Christophe Hetier  (Antipop)進行;讓喜愛他們音樂的我們能更接近他們創作的原點;一探Télépopmusik的小秘密。

 

Q. 透露一下新專輯的內容?

A. 我們的新專輯有和Betty Black、Angela McCluskey、Johanna Wedin合作。節奏比較輕快,也少了些弦樂器的運用。這一路走來滿漫長的,因為有些歌我們2007年就開始寫了。

 

Q. 新專輯大家都等了很久,你們預計什麼時候會發行?

A. 預計會在2014年3月發表。

 

Q. 在成功的第一張和第二張之後,你們去了哪裡呢?

A. 我們在「做人」(making babies~)和寫新歌。

 

apop

Q. 在你們創作時,是怎麼樣分配工作時間呢?

A. 我們在晚上尋找靈感,在白天著墨於技術上的工作。

 

Q. 在你們的所有歌曲裡頭,你們自己最喜歡的是哪一首?

A. 很難抉擇。真的要選,會是「Don’t look back 」這一首。

 

Q. 我們都知道你們曾配合五名以上的女歌手在各專輯的歌曲當中,你們最欣賞的歌聲是哪位?最喜歡現場演出的歌手又是哪位呢?

A. 我們很欣賞Angela McCluskey酷似Billie Holiday的獨特嗓音。最喜歡的現場演出歌手是和我們新配合的Betty Black。
她超棒的!

 

Betty-Black-Telepopmusik-The-Mission-Dance-Weekend-2013

Q. 你們的音樂風格相當多元卻又有一致性。尤其在專輯當中的製作概念更是富有故事性與畫面感,請問你們是如何製作一張具有概念性的專輯呢?

A. 我們製作一張專輯並不是以「整體概念性」為出發點。我們著重於專輯的創作過程和特殊器材的選用。我們完成整張專輯的製作後,會挑選出相同調性的歌曲,像是在說同一個故事一樣。「Angel Milk」這張專輯是一趟憂鬱之旅,而「Genetic World」則像是個實驗性的自動點唱機。

 

telepopmusik-album-0102

Q. 你們對Live演出的定義和專輯是否一致?

A.「Genetic World」專輯中的「L’Incertitude D’Heisenberg」是我們對Live演出的定義。每場演出都獨一無二的原因在於歌迷眼神中的期待,在在影響了我們於舞台上表演的方式。

 

 

Q. 可以分享給我們你們最愛用的硬體和軟體音源、DAW和合成器與效果器嗎?

A. 硬體:Roland Juno 60、ARP Solina String Ensemble、Oberheim Two Voice ;DAW:Cubase 加上Universal Audio Plugin的所有組合;我們的創作沒有使用軟體合成器。

 

Q. 另外在舞台上時,你們通常都會用什麼硬體與軟體搭配做現場表演?

A. 低音吉他、Roland Gaia合成器、特雷門琴、Arturia合成器、唱盤。

編按:特雷門琴是一個相當特殊的電子樂器,發明於1920年代、可以隔空操作。

 

Q. 關於你們的專輯封面設計,好像越來越偏冷調;原因是?

A. 我想你是在指我們新EP的封面「Try Me Anyway/Fever」?它是非常生動寫實的。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一艘軍事偽裝船的照片。條紋設計是這張EP的貫穿概念,而綠色是參考了「Sisters of Mercy」的專輯色調。

 

telepopmusik-try-me-anyway-fever

Q. 關於俄羅斯前衛主義藝術家Pavel Tchelitchew的作品,是你們這次想採用的海報封面之一。請問有沒有什麼故事在裡頭?

A. 這張單曲新聞稿的照片是發想自前衛主義藝術家Pavel Tchelitchew。我們一見鍾情,可以這麼說。

 

tpmartwork

Q. 表演過最奇怪(印象最深)的Gig是哪場?

A. 一場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四萬人的戶外音樂季。因波哥大位於山中,歌手要求了純氧以便「呼吸」,讓我們印象非常深刻。

 

Q. 你們還蠻常去東歐或是俄羅斯演出,你們對東歐有特別的感情嗎?

A. 許多東歐的歌迷在我們發行第一張專輯時已經認識了電子音樂,而且我們相信他們是忠實的!

 

Q. 我們知道你們沒一起來過亞洲表演,但你私底下對亞洲有任何旅遊印象嗎?像是日本、大陸、印度等地呢?

A. 我非常喜歡去亞洲旅行,尤其是日本。食物很棒,當地人們非常的有禮貌。我們很愛旅行,也很期待去台灣和中國。

 

Q. 除了創作和巡迴之外,你最喜歡的興趣是什麼?

A. 我有一個女兒,時間都花在她身上,興趣於是就默默消失了。

 

Q. 說出三個你喜歡吃的食物。

A. 肥鵝肝醬、帝王蟹、奶油松露蘑菇義大利麵。

 

29930247

Q. 談談看你們團員的各別音樂創作計畫。

A. 我自己目前同時用「Antipop」的別名在製作音樂,也經常在夜店放歌。「Antipop」有和義大利女演員Asia Argento、法國演員身兼歌手的Soko、Ed Banger 唱片的Vicarious Bliss合作一個稱為「Santa Luz」的新計劃。「2 square」則在為一些紀錄片製作配樂。

 

Q. 有什麼話想跟台灣樂迷說的?

A. 我們一定會和大家玩得很開心!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