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和世界如此貼近 – Kotoswitch 專訪

By - - AT People

燧人氏編輯部為大家邀請了「台灣極為少數可將電音創作發行於國際舞台」,並且「持續與國際級電音製作人合作」,一同發表各類型音樂作品,也獲得高評價的電音創作才子:Kotoswitch!!

這次的訪談,我們將深入了解 Kotoswtich 如何進行電音創作,如何將觸角往國際衍伸。他的發行資歷不但完整豐富,且又超然於一般區域 DJ 的身分。我們將讓大家更了解,台灣其實是擁有國際級電音製作人的存在。敬請千萬不要錯過了這次的訪談內容!

 

Q. 描述一下當初開始接觸音樂這個興趣的歷程,以及如何開始接觸電子音樂的領域?

小時候因為每個台灣家庭幾乎都會送小朋友去學鋼琴,爸媽也就照本宣科送我去學。國中後就停擺了,從那時就開始聽一些國語及西洋流行樂與Hiphop,高中時開始接觸電音是因為在朋友家裡聽到的一張電音專輯但我不太記得名稱了(笑)。後來就會去偷偷參加一些大型的活動,第一次跑趴則是在台中,那時也認識了現在非常要好的 DJ 朋友 Jacke,大約在1998年也去了一趟澳洲參加當地的銳舞派對。而那時候接觸的電音類型主要是 Goa Trance。也是在那時起就非常想嘗試放歌。到日本留學時馬上就開始買正式的器材入門,但那時候倒是什麼都買什麼會都嚐試接歌與混音。 我印象深刻的是因自己在福岡念書,所以我常常為了買黑膠唱片而坐飛機到大阪去,因為那裡的唱片行和活動比較多。同時在大學起就開始辦活動,也參加學校的 DJ 社團,而在大學時間的這段磨練,讓我同時也有機會到東京及大阪的舞廳放歌。

 

Q. 所以留學在日本這段時間算是影響你音樂生涯最深的地方嗎?

對,因為時間比較短,所以反而讓我更密集的注意與快速的吸收知識,而且在日本那時候其實我認識的 DJ 也沒什麼人在創作,當然那些已經有名氣的除外,所以是我回來台灣後更瘋狂創作的另一個力量。

 

Q. 從什麼時候開始會想要創作?

因為很久以前在台灣時,我姊姊的一位朋友是台灣流行樂壇的製作人 BJACK,因為和他還蠻熟的所以常常往他家跑,他家的設備很齊全,他也帶我去很多流行的錄音室像強力與百金去錄音。所以那時候就開始嘗試創作這個領域,而且他會丟一些功課給我,讓我受益良多。但是在台灣我認識的音樂製作人全都是以國語流行音樂為主,電音創作這塊我完全是自己摸索出來的。

 

Q. 第一首作品是累積多久而出來的?

其實那時候一個晚上就可以做出一首歌,那時候作了很多的曲子,但都不懂什麼是正確的 mixing 觀念,真的開始是大約在05年,因為接觸軟體 Cubase,從那時起開始才開始注重細部的調整與完整的編曲方式。因為身邊真的沒有任何朋友在玩創作。所以自己也一直拼命看工具書去想辦法了解這些軟體如何使用,完全是自修而得。

koto3

Q. 當時有想過創作及 DJ 會成為自己的副業嗎?

其實那時候真的是興趣,也不會思考這樣的問題。而創作嚴格來說就是從開始放歌第二年後開始進行的。從日本回來後去當兵那段時間,我的創作期進入了一個非常瘋狂的階段,因為那時候服替代役的緣故,所以每天可以下班回家就進入狀況做歌。那時候整整持續了將近一年半非常自我封閉的過程,但那段經驗對我來說是非常彌足珍貴的。

 

Q. 怎麼和台灣的在地廠牌 Tripper 接觸到?

剛當兵時因為買器材和軟體時才認識了 Tripper 的朋友。不過那時候還沒有 Tripper 啦(笑)。

 

Q. 那怎麼開始和國外藝人或廠牌接觸到?

從當兵時買了器材和軟體,就感覺有壓力了(笑)。但是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又覺得和國外發行的作品有一段不小的差異。可能是取樣的問題或是音色的問題。所以就開始大膽的寫信寄信給國外的許多藝人,那時有回信的就是 Thomas Penton,剛好那時候他也有來台灣的 MOS Taipei 表演,他就問我說歌做的如何,他想聽聽看。當時我就把自己的作品給他聽,他聽了以後覺得很像 D-Nox & Beckers 的作品,然後要幫我把歌帶回去整理,而且那次他教了我很多關於電音創作的觀念,直到他回美國後也是如此。可是當我第一首單曲發行時,這又已經是相隔了一年後的事情。

 

Q. 你覺得自己的創作和國外藝人的差異在哪?

其實混音的部份我覺得真的是各地文化的差異和曲風相差都很大,我接觸到國外藝人後發現其實他們都使用相當大膽的方式在混音,簡單來說就是把電腦都快操爆了還是繼續作下去。完全沒有任何顧忌與非常實驗的態度。

 

Q. 那時候在作歌時,有沒有想什麼方式要讓自己的作品給大家知道呢?

其實並沒有特別做什麼生涯規劃,那時候 Thomas Penton 來台灣時就有問我說將來想作什麼,我回答說可能就作音樂吧,他就跟我說你會窮死(笑)。所以那時候就不會特地去想要變成什麼樣的製作人。因為除了那些檯面上發光發亮的製作人及 DJ 外,還有其他二線甚至三線的藝人,他們同樣也有另外的工作在支撐他們,所以他也有說音樂方面歸音樂,但 business is business,要頭腦很清楚的去劃分開來。如果只是很想作音樂的話,還是必須要有生意頭腦才行。

 

Q. 影響你的作歌風格或是放歌風格很深的元素是?

從以前自己接觸 Goa Trance,到後來因為朋友的關係開始接觸 Progressive,到後來和 Thomas Penton 接觸,其實自己的風格也一直在改變,其實並不會特別定義,但還是希望大家聽到的音樂是會開心或是有強烈感覺的。我覺得只要能把音樂作好都是 OK 的。

 

Q. 創作是如何從無到有發想出來的?

對我這是靈感和經驗的問題,我覺得經驗問題比較重要,在一開始會用模仿的方式進行,但等到經驗足夠後自然靈感就會湧現,但比較重要的是要如何調整出你自己想要的感覺,因為創作其實是無限想像空間的,但其實這樣是不對的,因為完全沒有方向。我自認為也不是天才型的人,所以我會花相對多的時間慢慢的將一首歌給完成。而我靈感通常來自於舞池,裡頭的人群會給我很多的想像空間。

koto5

Q. 那對你來說,你在美國、日本、泰國、台灣、都有登台的機會,你覺得各國的舞客差異度與反應是在哪?

其實這不太能比較,像美國就是發展的早,所以不同的音樂就有不同的人群在支持,日本亦然,但在台灣可能分派很嚴重,這可以反過來說是支持程度的問題,在台灣的群眾可能不會討厭不同類型的音樂但反過來說群眾也不會為了不同的音樂而欣賞。其實在國外聽電音就像聽流行樂一樣,這是接受度的問題。當然其他的部份像是場地、文化、政府的支持度其實也都不一樣。

 

Q. 對你來說最有印象的活動是哪一次?

其實對我來說都蠻有印象的,每個活動都有不同的意義,不分大小。

 

Q. 你現在DJ的表演將會趨近於哪種方式?

其實會想要能夠讓現場的表演更多變化,作出更多即時性的改變。從創作開始後就比較不會關心對拍這件基本工作。因為這是已經駕輕就熟的。反而是在整個表演時間的編排與流程上會非常注意。

 

Q .那像你一般在接活動時會怎樣去定義表演的費用?

其實我覺得主要是尊重問題,只要符合活動的精神,我都蠻願意去配合的。但不要是那種很不尊重的態度,因為很多人在辦活動時會將這些事情混為一談。我覺得這是直接反應在尊重表演者的態度上。

koto4

Q. 最後想問你近期有什麼樣的計畫?

應該還是以創作為主,因為自己的創作除了已發行的之外,還有很大的一部分都尚未發表。最近已經和 Pangea Records 的 Label Owner Glide 合作,Glenn Morrison 這位長期和 Deadmau5 合作的製作人,也會幫我做一首 Remix。而其實之前 John 00’ Flaming 也有收了我一首歌,但是混音版則還未完成。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