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音的創作故事 – 劉軒、Code、Cougar 聯訪

By - - AT People

電子音樂進入台灣音樂市場已20年,電音文化的精髓銳舞派對則有15年左右的歷史,台灣的電音創作和嘻哈與搖滾樂比較卻顯得相對稀少許多,在地的獨立電音廠牌與創作人口屈指可數。電音文化在台灣雖有許多熱愛電音的推廣單位深耕多年,也因電音分布類型極為廣泛,創作部分仍處於相當蟄伏的現象。 近三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DJ與製作人釋放出相當具有質量的作品,這在過去是十分少見的。在台灣我們發現越來越多DJ開始挑戰艱辛的創作過程。 每位DJ的創作過程與經歷甚至理念都不盡相同,就創作與發表的過程來說有人是一人軍隊單打獨鬥、有的是合作計畫和搭檔共同完成、有的是完整的工作團隊帶出舞台上那顆耀眼的明星。
我在好幾年前和一位曾在英國負笈念音樂工程的DJ朋友聊天,他說他的老師(同樣以DJ為職)在創作出第一首自己認為是夠格可以拿到舞廳播放的歌曲之前,整整經歷長達一年的準備期。從構思到取樣與挑選適合的音色,開始不斷的編輯修改,從短短的30秒歌曲開始延展成為長達六至七分鐘完整的樂章,接著再進錄音室做混音編修的動作,然後在最後經過母帶後製處理後,再拿到舞廳試音播放。在這樣的循環中若發現自己有不滿意的地方,就會再度從需要修改的地方開始製作。當時從他口中聽到屬於他的老師音樂創作與製作方式時,我感覺到創作除了需要強大的個人靈感之外,更需要的是完整的製造方式與邏輯,這其中扣除樂理基本概念外,又需要利用電腦軟體編修與使用音源與音色的能力,甚至在後段的混音編輯與母帶後製過程,都需要具備相當的能力與知識。這已遠超過DJ在舞台上播放混音歌曲,在台下不斷的在茫茫音樂之海中選曲所花下的時間與功夫。

 

本次燧人氏訪問了數位本土的電音DJ關於他們創作的歷程,不同的音樂背景,不同的創作動機與風格,讓你了解台灣電音創作DJ背後的故事。

 

Cougar是台灣的知名沙灘電音派對Summer Aquarian與墾丁戶外派對Moonlight的長駐型DJ,過去他曾是位在台北西門町地下電音舞廳Shiva Space(Shiva Space即是台灣電音輝煌時代電音舞廳NASA的前身)的老闆,之後也開始播放自己喜愛的類型推廣電音,Cougar以自己身在業界長達近20年的經驗在07年開始和DJ Point一同創作屬於自己的獨特中國式電音曲風。Cougar的創作貫通了他過往數十年的生活經歷,中文系畢業的他年輕時也是民歌西餐廳的歌手,接觸電音的時間則是在他和朋友開設舞廳之後逐漸累積聆聽電音的經驗,從單純愛聽歌的角色轉變成嘗試在家中播放音樂的播音員並練習DJ。在他自己的想法裡DJ不是一件取悅旁人的工作,而是他在工作之餘放鬆心情的一種樂趣。不強求上台表演的心態讓他的個人演出風格十分鮮明。在銳舞派對流行時期讓他的DJ作品受到注意而開始在墾丁Moonlight派對中演出。 Cougar喜愛電音的是因其不具有文字具象化的特色而以聲音構築充滿思考與想像的氛圍。DJ或是創作皆可以自己的感受與想像打造表演舞台,是十分自由建構在聽覺的表現方式。Cougar在未正式創作前,和他的搭檔兼好友Point常常談論彼此對於音樂的想法與DJ心得,由於Point具有錄音室的工作經驗且不斷在進行創作,對於軟體的操作相對於Cougar熟悉許多;他們兩人創作音樂的過程通常由Cougar提供想法與概念,而Point再將之於軟體上以技術完成。兩人雖相識很久但卻花上了許多年的時間溝通彼此創作的概念,直到近兩年才開始有作品出現,一開始Cougar也並未打算發表創作的作品,他們只是為了興趣與好玩而創作,直到最近作品具備了相當的成熟度,才有發表的打算。

 

『因為我本身是民歌歌手與中文系畢業的關係,所以我對中國文化的體驗特別深入而能夠駕馭。』

 

Cougar發表的作品都是以中國風為主,當談到他自己作品的特色為何以中國樂曲呈現時,他如此說道。他和Point的作品裡頭有以取樣方式呈現與重製混音的歌曲,也有原創作品為主的歌曲。在取樣歌曲當中,可以發現鳳陽花鼓和陳美的電子小提琴被混搭在一塊兒,而一首『桂花炮』裡頭則接上了張藝謀在『印象西湖』裡頭所用的樂曲重新混音,這些取樣與改編都來自於Cougar過去蒐羅音樂的習慣而產生。而他也談到電子舞曲雖由歐洲傳至亞洲,電子舞曲所內涵的意義隱約有中國思想表彰的方式,而每個地方的創作者也會將該地的特色音樂加入讓電子舞曲呈現更加世界化,他也覺得這具備了文化深度與內涵的現象。

談到創作所遇到的瓶頸與困難時,Cougar倒是用了非常有趣的比方來形容。『如果拿做菜來比喻創作的話,平常所做的功夫就像是在準備炒菜用的材料,也許在準備素材時會沒有靈感找不到適合的音色搭配,但不要心急的把它放在一旁當成是以後會用到的材料,當創作都朝著一定的方向前進時,將來一定可以用到這個準備好的材料的。』由此可見創作到開花結果是冗長但必經的過程,在Cougar的觀念中平日做好準備功夫,到了要用時就可很快的找到素材的用處,這也表示了整理自己的創作資料庫的重要性;從另外一面來講則可以說是以不疾不徐的態度保持創作的慣性能量。同樣對Cougar來說,他下在DJ表演準備上的功夫也相當驚人,他相當自豪的說從三年多前他知道Beatport這個網站以來,沒有一天是缺席不登入試聽每日發行的新歌而且是不分類型的。以DJ時間與創作準備的質量來說,Cougar在上頭所花的時間可說是相當驚人。

 

『這算是我比別人佔優勢的地方。』Cougar說道,因為已經處於半退休的狀態,花上更多的時間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對Cougar來說的確是比一般人顯得更無壓力與目的性,這也是讓他能夠以非常成熟的心態來面對自己的DJ表演與創作。

 

『我和Point每個禮拜都會見面討論創作音樂的內容,我們也利用網路將彼此完成的素材互相交換延伸創作,現在是網路化的時代,和搭檔合作起來是非常方便。』過去使用過Cubase等編輯軟體,他們目前所用的軟體以Logic為主,而在表演時他們兩位的結合則是加上效果器與鍵盤達到現場LIVE演出的效果。

 

『越靠近音樂的本質,越讓我感受到快樂。』在創作的過程當中,Cougar所經驗到的比身為DJ與夜店老闆獲得了更多感動。『因為終究還是為了音樂。』這也是Cougar和一般創作者相比將自己的生活故事擺放在作品當中,有著更成熟的思維與恢宏之處。『要做出自己滿意的作品是最難的,也是挑戰自己的關卡最難突破。』Cougar笑著說道『而且機會通常只有一次,現在是數位化的時代,每天發行的歌曲數量太多了,要怎麼樣讓人一聽就會記得。最好的方法還是創作出說服自己真正屬於自己的作品。』

 

對於作品發表一事,Cougar表示目前DJ混音作品發表網站Mixupload.com已經與全球最大電子音樂數位通路Beatport進行洽談,他和Point的作品有可能將會以合輯形式進行發表。而他們目前以取樣為主的歌曲發表數量已有七八首之譜,原創作品則來到約五首左右。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他們的完整作品會集結成兩人共同合作的專輯而發行。在挑戰作品性質較為舞池化的內容上,相信皆是DJ出身的Cougar和Point會有極好的水準呈現。

劉軒是相當知名與出色的藝文與商業結合的跨界工作者,在他負笈求學階段就展露出他對DJ工作的濃厚興趣,從知名音樂學院畢業的他對於音樂所認識的層面也比一般人廣泛許多,他曾說過在他工作之餘最大的興趣就是DJ這件事情,對於創作他也有屬於自己的一套理論,而我們也可知道以多重角色活躍於各界的他,是如何抓緊時間來創造屬於自己的音樂故事。

 

以下為與劉軒的訪談內容:

1. 您之前似乎在茱麗亞音樂學院學習音樂,為何您會想以電音為出發點進行DJ工作與創作呢?

因為愛玩﹗而且電子音樂打動了我。它是與古典完全不同的感覺﹐不同的音樂邏輯﹐所以我開始自己研究它﹐十幾年來始終是個興趣﹐逐漸轉為副業。

 

2.您大約從何時開始進行創作?

其實我很早就開始玩MIDI了﹐大概1980年代末就在接觸它。我的第一個電子樂器是Roland D-70﹐當時我在學校的戲劇社就有做一些歌舞劇之類的作品﹐後來在大學也幫劇團做曲。

 

3.創作過程中大約經過多久才開始發表作品?

我很幸運﹐一開始就發表了。1993年就有個馬來西亞的華裔商人買了我當時做的“半生不熟”的舞曲﹐在紐約發行﹐我還拿了兩千塊美金﹗之後他又找我做國語和粵語的remix﹐我花了很多時間做﹐但是因為太underground﹐他買了之後竟然就沒下文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只是要廣嗨舞曲﹐但我無法讓自己做那種東西。1992年我暑假從美國回來台灣參與一張專輯製作﹐幫一個少年樂團(叫NBC-New Boy Club)做了兩首單曲﹐但很不幸那個團發了一張之後就掛了﹐我也在美國繼續念研究所﹐因此斷了與台灣唱片圈的關係。

 

4.您的作品好像都沒有集結出版,其原因是?

原因主要是﹐我近期的音樂工作都是廣告音樂﹐秒數都太短了﹐而且在節目跟寫作還有做活動和DJ之間﹐比較少時間把這些作品化為完整的單曲﹐我自己覺得很遺憾﹐因為過於務實﹐所以都在接案子﹐而忽略了創作完全屬於自己的作品。大家說﹕“這年頭能忙就好”﹐但是我常常希望自己能少忙一點﹐做一些“無報酬”的東西出來。但房貸壓力重啊﹗麵包和愛情之間﹐我還是得暫時選擇麵包。

 

5.除了創作關於電音的作品之外,您也有其他的音樂作品在不同的平台上發表,ex廣告及配樂,在這兩者上您覺得和自己的作品相較起來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呢?

都是MIDI做的﹗像是之前我幫故宮做一個配樂﹐全是交響樂和國樂樂器﹐但我也幾乎都是用MIDI做的。多希望有多一點的預算找個交響樂團來玩一下啊﹗做廣告音樂﹐就是要做客戶要的東西﹐抓到剪接的節拍﹐壓到點﹐製造氛圍﹐用音樂說故事。而製作舞曲﹐目的就是要人跳舞啊﹗所以節奏要groovy﹐混音要punchy﹐製作所考量的當然也會不同。

 

6.您的創作是否受到自己在舞台或生活上的經驗而有所影響?

當然﹗我自己放house﹐我當然最愛製作house﹐而且其實當DJ對於做音樂有很大的幫助﹐有現場經驗的時候﹐會知道什麼樣的東西會造成舞池的反應﹐換句話說就是比較了解聽眾的心理。

 

7.您的創作過程中有沒有遇到一些瓶頸,如何化解?

我目前工作上最大的問題就是溝通。如何聽懂導演要什麼﹐並且如何把自己的作品再溝通給客戶讓他們買單。這個過程只要多一個層級﹐就會造成瓶頸。溝通需要時間和face-to-face的協商﹐尤其在音樂這種比較難文字化的創作形式上。

 

8.您目前大約使用的器材與軟體:

軟體: Cubase SX3 (習慣了), Live 8 (剛開始用), Logic Pro 8 (正在自己摸)、Native Instruments plugins…

硬體: Yamaha CP33 Controller, Mac Pro, Apogee ADDA, Mackie monitors, APC40 controller, Kaoss Pad 3, Nord Lead

 

9.在創作的過程中,你都是獨立完成自己的作品,還是在編輯與找尋靈感的過程中有老師或搭檔給你相關意見?

我覺得電子音樂製作是個非常獨立的事﹐除非對方非常了解什麼時候該給意見﹐什麼時候要等﹐不然一個人的電腦是他的王國﹐沒有其他的人用得來﹗在studio裡面﹐我通常都是曲子作好了再找player進來﹐但是演出時則相反–我覺得DJ的未來就是結合現場﹐回到樂團的演出方式﹐所以我現在時常與不同的樂手配合演出。

 

10.由於您的多重身分與工作緣故,創作作品的時間是否很短暫抑或極少時間尋求靈感,您如何克服這些問題?

請參考第四題。我覺得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搞失蹤”﹐躲起來創作﹐但說得容易﹐做來難。拿得起卻放不下﹐這向來是我的問題。

對於創作而言,最困難的恐怕是製作時間的長度與靈感來源,但從以上兩位受訪者得知,他們在準備創作靈感與素材和練習上所花的功夫,其實都已有相當的歷史,相信從不熟悉到具備標準作業流程後,創作時間會大幅縮短。在創作過程中,其實他們也都相當了解一件事實,即是台灣娛樂/文化產業的未臻成熟之處,讓他們將DJ表演與創作皆當成是興趣與副業來看待,而Cougar也提到不論是自身的創作或是DJ表演上。是需要多數人一起努力讓整體環境更成熟至發光發熱才有可能獲得外界更多注意的眼光。

最後一位受訪者是即將發行個人專輯的DJ Code,Code也是屬於在音樂產業的幕後工作者,本身具備錄音師身分的他在主業之餘也具備DJ的雙重身分。他將自己的工作經驗與從小學習樂器的過程與DJ表演結合為他創作電音的根源,如今他已發行個人創作專輯,在他的專輯『江水』中我們也可以聽到濃濃的中國風元素在裡頭,在近年來流行音樂不管作詞與編曲上也有許多中國元素的加入,而Code的想法又是根源自何處呢?

 

以下即是訪談內容:

1.你大約從何時開始進行創作?

2000年退伍後朝DJ方向發展,接觸DJ三年後2002年開始往音樂創作發展。

 

2.創作過程中大約經過多久才開始發表作品?

2002年開始創作至2004年開始發表作品。

 

3.目前已經在國外Label與台灣唱片公司發行專輯 其中接觸的過程是?

國外所發行的個人單曲【閘門 – The Gate EP】,是由澳洲廠牌ElektraxMusic 旗下子廠牌Elektrax Progressive所發行.而接觸過程由 Elektrax Music 在我的MySpace聽到我的創作歌曲後,主動跟我聯繫請我將DEMO寄過去後就與我簽署發行合約。

而台灣發行的部份是我製作的個人專輯【江水 – Asia River】,是由台灣廠牌映象唱片於2009年9月15日發行個人數位創作專輯,也將於2010年五月~六月發行實體CD.
而接觸過程是 我早在95年就做好江水這張專輯了,這之中我有將本張專輯拿給映象唱片,而在97年時映象唱片主動跟我聯繫說 需要江水專輯裡面其中一首歌曲加入他們的合輯(藏瓏泰極)裡,在這接觸過程中也有提及江水這張專輯的發行,之後這張專輯就這樣發行了。

 

4.除了創作屬於自己的電音之外,有沒有其他創作作品?

除了創作自己風格的音樂以外,也常製作歌手及樂團歌曲混音製作, 製作的有:蔡依琳、董事長樂團、義大利樂團Lou Dalfin等… 也製作電影配樂、廣告配樂、服裝秀配樂、網站配樂…等。

 

5.你的曲風為何會想要以中國風的音樂為出發點?

從有記憶以來 台灣環境幾乎都是外來文化的影響 導致於許多現代人有崇洋的心態,其實外來文化並沒有不好 它也讓我們學習到很多知識與技能,但在我們中國的文化裡也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及驕傲的作為, 因此在音樂上我喜歡將東方傳統元素 融合於現代電子音樂裡 將這樣的聲音傳達出去。

 

6.一路以DJ的身分獲取經驗,你的創作是否受到自己在舞台上的經驗而有所影響?

這有很大的影響,創作初期你會開始在DJ表演中嘗試播放自己的創作歌曲, 而會從這些經驗裡慢慢發現在你創作歌曲裡會有哪些的不足的地方,比方說是聲音處理上或者是編曲架構上, 我會仔細思考如何去改變創作音樂的方式 以及編輯歌曲的方式, 讓自己的音樂作品能更成熟。

 

7.你的創作過程中有沒有遇到一些瓶頸,如何化解?

在創作的過程中,一定會常常遇到作不出東西來 沒有想法 心裡無法安靜下來的時候, 通常在遇到這樣狀況時 我會先讓自己安靜下來 不急躁不去想創作的事情,看一些人文節目及電影 出去慢跑 讓自己轉換心境後會非常有幫助於創作上的瓶頸。

 

8.目前大約使用的器材與軟體?

器材:MacBookPro15、PC、RME9632、Makie624 Mk2、Yamaha O1V、Quasimidi Polymorph、M-Audio Radium61、VestaxVCM600、t.c.electronic Finalizer 96k

軟體: Ableton Live、Logic Pro

 

9.在創作的過程中,你都是獨立完成自己的作品,還是在練習的過程中有老師或搭檔給你相關意見?

在創作過程中,歌曲的編曲架構及旋律是由我自己編輯完成的,完成後會請教周志華周老師,周老師會一邊聽我的作品一邊隨興的加旋律進去也一邊教導我 在我的音樂作曲上給了我很多很棒的建議。

 

10.對於自己將來的計畫

希望在音樂創作上能越來越成熟,也計劃日後朝國外發展,希望能將這種風格的音樂傳達出去。

在以上三位的訪談內容可以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以創作者與DJ的雙重身分出發,所要挑戰的不只是自己的作品是否耐聽,更重要的是播放時台下的聽眾的反應,舞池化的作品除了聆聽度以外,更重要的是需具備相當的強度來維持人群跳動的個性,這也是舞曲化音樂和一般歌曲最大的差異所在,當你有機會在舞池中聽到這三位DJ在台上播放音樂時,別忘了多仔細聽聽他們的創作歌曲,用力的與開心的跳動等於是給他們十分的掌聲與喝采。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