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能量的王者 – John O’ Callaghan 專訪

By - - AT People
專訪文章 by Vivian & Eric chi | 照片提供 by Spunite Production

本次燧人氏訪問了來自愛爾蘭最棒的DJ John O’ Callaghan,也是首次與Spunite團隊合作現場VJ,感謝所有為這場派對努力的工作人員!現在就讓您瞭解John O’ Callaghan背後的故事。

 

Q1.  可以請您和我們分享一下參與Trance Energy的感想嗎?

JOC: Trance Energy是世界上最棒的派對之一,它有如此大的舞台和非常棒的燈光效果。Trance Energy每年都提升了一個等級,因為人們開始會從歐洲的各個國家專門為了Trance Energy而去參加,而我是在主舞台表演,這是一個無法忘懷的經驗。

 

Q2. 對於在百大DJ的排名一下就從60名爬升至24名有什麼樣的感覺?

JOC: 這樣的排名是我DJ生涯中最高的,首先要謝謝所有投票給我的人,當然很希望明年也可以有這樣的情況,但現階段對我DJ生涯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完成,對所有投票給我的樂迷,我真的想再說一次謝謝!因為這給了我很棒的感覺。

 

Q3. 能否簡單說一下如何踏進電子音樂這個領域?

JOC: 當我大約十五、十六歲的時候我的姐姐已經比我早還要開始喜歡dance music,所以我曾經和她借了一些CD,後來我就開始研究一些電子音樂的知識,然後做了一些作品,大概是這樣。

 

Q4.現階段你必須同時兼顧很多事情,會不會覺得很辛苦或者覺得累?

JOC: 其實也不能說很累,只是因為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完成,你知道我必須如何去滿足很多人的需求,所以我必須兼顧專輯和一些remix的需求還有radioshow,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去完成,但是我做這些是非常快樂的,我非常樂在其中。

jooc

Q5. 關於你的radioshow- subculture,請問你希望透過這樣的機會分享怎麼樣的音樂給聽眾?

JOC : Trance music比起minimal之類的音樂來說是比較progressive的,對我來說我最喜歡的trance music是充滿能量的trance,所以我會想要在subculture裡保有這樣的風格,當然還會有一些經典的trance music,現在很多聽眾變得更progressive,我想確定subculture是充滿能量的trance music,這是我理想中的subculture。

 

Q6. 目前是每個月只有一次subculture,請問有機會增加subculture的頻率嗎?

JOC: 沒辦法增加subculture的原因是我真的太忙了,有太多事情等著我去完成,也許有人會希望可以一個月兩次或者更多,但一個月一次真的就已經讓我分身乏術,所以…可能目前還沒辦法增加。

 

Q7. 能否告訴我們你在創作音樂時如何獲得靈感?

JOC: 關於靈感這件事情非常難以表達,有時候從其他的trance musice感受新的創作元素,或是Paul Van Dyk與一些其他的DJ也會給我一些靈感,我不知道該怎麼具體的表示是從哪些因素得到這些靈感,我聽很多類型的音樂,有時候靈感並非來自於電子音樂的領域,但我試著把這些感覺用電子音樂的方式來表達。但我不太聽嘻哈樂,可以確定的是這些靈感並非來自於嘻哈音樂。(笑)

 

Q8. 你的音樂風格非常多元,請問未來會往什麼樣的風格去嘗試呢?

JOC: 我不是很確定未來我會往哪個風格的電子音樂去努力,我想未來我應該會做更多的techno tracks,但在現階段我的重心會放在trance music。

 

Q9. 一路走來曾經有遭遇過令你失望或是感到挫折的經驗嗎?你怎麼去克服它呢?

JOC: 我曾經有試過在chill-out或者down-tempo這樣的領域中努力做出一些好的作品,但目前都還只是在我自己摸索的階段,所以算是有一些小挫折吧。目前我還是在trance music上努力,而且我自己也比較享受這樣的音樂類型,所以可能就是繼續嘗試吧,這是要在不同領域成功必須做的事情。

 

Q10.  請問另外取一個Joint Operation Centre的名字有什麼特殊的涵意嗎?

JOC: 取這樣的別名只是因為我的本名縮寫是JOC,然後基於有點玩笑式的原因我取了Joint Operation Centre這個名字,人們從trance music認識John O’ Callaghan,所以我希望當他們聽到Joint Operation Centre時和原本的John O’ Callaghan是不同的,而當他們聽到我的一些techno tracks時我會希望這和他們印象中的John O’ Callaghan不一樣,你知道…就是讓這樣的情況繼續維持在那邊。

DSC_9173000

Q11.  請問截至目前為止對台灣的感覺如何?

JOC: 感覺非常好!人們的感覺非常友善,是一個很好的地方,這樣的擁擠很不錯,感覺好像我並沒有離家很遠,非常自在的感覺,很感謝今天晚上來的每一個人,你們都很棒。

 

Q12.  對於另一場高雄的演出有什麼期待或想法嗎?

JOC: 不確定高雄場這邊的情況我必須看當場的情況,因為每一場的客群都不太一樣,像今晚我覺得就是 trance crowd,所以我放了很多melodic trance來讓現場的氣氛更好,也許明天晚上我會是Joint Operation Centre。(笑…應該是意指也許高雄場會偏好techno)我總是依據現場的氣氛來決定我當晚放歌的風格是如何,每個地方的人們喜歡的音樂類型都不太一樣,所以我必須在現場的時候才決定我該如何表演。

DSC_957800

Q13.  從一位幕後的producer轉變為巡迴演出的DJ,你的感覺如何?

JOC: 一開始當我是producer的時候其實我從大約十六歲左右就是一個bedroom DJ,只是這件事情沒有太多人知道因為通常我是在比較私人的場合才會放歌,但是當我開始在一些派對放歌的時候感覺很不一樣,人們會給我一些歡呼及回應,這樣的經驗才是一種光榮。

 

Q14.  請您和台灣的聽眾們說幾句話?

哈囉!我是John O’ Callaghan,很感謝今天晚上來台北的大家,這是一場很棒的派對,而也許明天在高雄我會遇到某些今晚也過來參與的你們,待會兒見!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