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青海的三則問候

By - - AT Feature

收到一位老朋友從遙遠的那方傳遞過來的問候,需要費時四十多個鐘頭才能夠到達的地方

那些…我們只能從旅行指南與電視媒體上接收到的畫面與情節,他在那兒紮實的體驗著,透過他的來信,讓我們瞭解他在青海生活的點點滴滴,讓我們一起感受這位朋友經驗吧!

Qinghai-a8

Qinghai-a9

Qinghai-a91

Qinghai-a1

Qinghai-a2

Qinghai-a3

Qinghai-a4

Qinghai-a5

Qinghai-a6

Qinghai-a7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Lunkuang Hua
Date: 2009/8/4
Subject: 來自青海的問候
To: You

 

各位親愛的兄弟姐妹們,
大家都好嗎?

與大家報告一下青海的生活狀況~
之前在上海待了一陣子,目前來到青海澤庫剛滿一周。
從上海坐32小時的火車到青海省會西寧,再搭八小時公車到目的地 澤庫(澤庫,有空可以用google earth查查)
現在,我在一間草原上的網路公司,展開為期兩個月的生活與工作

這是一個由荷蘭人家庭,美國人、德國人、幾個不太會說普通話的藏民同事、以及不時來訪的各國專業人士,以及牛羊馬貓狗組成的生活圈。

除了體驗生活,練習英文,也要準備要教當地藏民的Photoshop課程…
藏民在這裡以畜牧為生,除了畜牧外,他們少有其他謀生技能,幾乎都是剛開始接觸電腦,
在這裡,每天面對的,是一望無際的天空與草原,滿地泥濘與完全的黑夜,以及偶發的高原頭痛…
這裡的菜系以西北麵食與蒙古清真為主,口味偏鹹辣,烤羊、面片、饃饃、奶酪是常見的菜色,
沒有自來水與衛浴設備,青海年均溫17度,乾燥,一周洗澡一次是很正常的,
必須習慣使用茅坑、充滿塵垢的指甲、還有有點亂的頭髮,
昨天也學了如何用牛糞生火取暖“藏式古法“…(乾牛糞味道不臭,燃燒的煙與聲音都很“溫暖“)
與幾個從世界各地來的人,開始另一種人生體驗,兩個月後應該會帶來不少改變吧…

在自然環境裡生活,身心靈狀態會變得不太一樣,
剛來的前兩個晚上都是沒好睡,半夢半醒間做了有特別意義的夢…
白天用理性想不清的,夢裡全部跟你講明白了,
他們說,剛來的時候也是這樣,也許是與“靈“有關的因素吧!

整個人有種歸零的感覺,沒有競爭、沒有什麼資訊爆炸、沒有時尚美學、生活中少有刺激,
年老的藏民常常口中念念有辭地禱告,路上點頭問候,這裡不太在乎細節,節奏中充滿緩慢與空白,
感覺一切都回到原點了,
但每天還是可以忙得很累。(空氣稀薄,光提桶水就喘到不行了!)

前天去了一年一度的蒙古那答慕賽馬節,藏族蒙古族穿上傳統服裝,攜家帶眷的千人大野餐,
三五千人吧…整個有點清兵入關的感覺…!
現今,能擁有自己的傳統節日與服裝,在慶典中穿上出門去玩,實在是件令人羨慕的事~
照片與大家分享,
今天,終於去了街上的公共澡堂洗第一次澡,一次五元。

至於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簡單說,就是因為當初準備荷蘭留學時,我跟上帝禱告說:主阿~我需要認識外國朋友可以練習英文對話,最好是會一點中文,但中文也不能太好(不然就是我陪他練中文了….)。
結果各種條件迅速到位,我就來了,青海!
而且還是荷蘭人家裡,會說一點不太流利的中文(不過他們還會說藏文、德文、法文、英文與荷蘭文)
整個很奇妙~

能寫信給大家很開心
雖然現在都用facebook flicker blog啥的,但中國網路情況不太妙,一下網頁當掉,一下又被擋掉,
所以用email與各位報告這裡的狀況,
一個個地輸入每個人的信箱帳號,你們都是我最珍貴的朋友~

祝福你們

阿光

01

02

03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Lunkuang Hua
Date: 2009/9/11
Subject: 來青海一個月,問候大家
To: You

 

親愛的各位,
小弟又來問候大家了。

來青海一個多月,生活適應了,日子也忙碌,時間飛快…
當初來乍到的奇景都成了日常瑣碎後,我開始脫離觀光客的身份,真正進融入當地了,
這一個月,有許多第一次發生…

第一次認知自的民族身分(漢);雖是中國領土,這裡有老外、有藏族,卻一個漢族也沒有。
第一次去幸福山,澤庫旁的小山,山上滿是彩色的經幡,可以看到整個澤庫與大片的草原。
第一次去夜裡的幸福山,月亮使整片山頭映著光,獨自人賞月、聽音樂自high。
第一次買藏袍、穿藏袍在街上走(就是怪、就是不像藏人)。
第一次走進帳篷吃糌粑、羊肉饃饃、酥油奶茶,並走入草原深處瞻仰百年遺跡,
第一次在草原上乘坐摩托車,還背著藏族朋友的電視接收器(雷達),
並第一次被閃電、與突來的冰刨追趕(我在想接收器是否會接收閃電?)
那天,也第一次在遼闊的草原上,同時看見五種雲彩變化…
籠罩如末世臨近、掩蓋夕陽如爐裡悶燒的火焰、整片直起如布幕抽升、吞吐閃電如龍穴盤據…
以及遠處的一小片,為應許與希望存留的晴空…不誇張,大自然的美學示威,足讓渺小的人類敬畏…
隔天,第一次見識冰刨的破壞力,十幾年少見的大冰刨,家裡陽台的玻璃碎了大半,醫院裡聽說有人骨折…
第一次English presentation順利完成,關於公司作為慈善團體&競爭企業的基本路線討論。
第一次品嘗荷蘭家常菜,
第一次站在門邊旁,邊刷牙邊看星星,
第一次被寂寞完全地擊倒(崔健的花房姑娘一晚聽了50幾遍),但在幾天後第一次完全勝過(上帝給我另一首歌)。
第一次深刻地思考民族問題…
我體會了身為少數民族的處境,在大中華意識壓抑下的沈重與悲哀;政治經濟文化甚至武力的剝奪與欺侮,陰影無時不刻存在。
認識了一個支持“獨立出版刊物“的朋友,他受過藏文佛學院的教育,這幾天卻在草原上採藥草賣錢維生,
我陪他採了一天,賺人民幣一百元(一年也只能採幾天),他說:藏人很悶。(普通話說不好,無法表達,更悶)

而另一面,我也看到了一個民族因缺乏奮鬥力,在即將亡國滅種關頭,仍舊讓自己“放羊吃草“  的慵懶境界。
來談談這裡的文化處境吧…
這片美麗的青草地上,城市人們往往為遠避喧囂,尋求心靈平靜而來。
而生于斯長于斯的藏族人,或許是宗教形成的世界觀,讓他們覺得進步與發展皆屬虛空。
城市人們因慾望競爭過度而痛苦,藏族人卻因為沒有競爭力,陷於貧窮落後的泥沼中痛苦更深。
但即使是這樣,好像還是醒不過來…
他們似乎還走不上那條每個現代社會都需要經歷的衝刺過程,
在力保自己身為少數民族僅有的傳統文化的同時,卻把發展視為洪水猛獸拒之於千里外…
漢族百年前的慘痛經驗似乎沒有成為歷史借鑑。
他們還沒意識到,沒有自強發展,就只是死路一條了。

目前,政府正在四周大興土木蓋磚房,打算把牧民的牛羊賣掉,將他們遷入房子裡,領取微薄的津貼,進入城市生活。
遊牧千百年的民族不牧羊,任他們進城找工作、自生自滅…
他們將失去的或許不僅僅是謀生環境與技能,更是生活意義與文化認同的剝奪,
這些人離開世居的草原,進入澤庫找工作,而這幾條街的小城哪來這麼多工作?
而官方似乎就是這樣粗糙草率地處理少數民族的問題,
無論公不公平,這就是現實。

天天看著他們的焦慮,又看著他們讓自己依舊趴在草地上“放羊吃草“…
他們多數聰明、善良,
但沒有態度,是更大的悲哀..

所以我又變回當兵時的班長,給他們狠狠釘下去,
Photoshop作業不交、擺爛偷懶找理由都不放過,
機車立即見效,也讓沒轍的老外開了眼界 (但非得這麼賤嗎?)
另外還要教他們打世紀帝國,讓他們從遊戲中學習從資本主義效率與肉弱強食的競爭法則,
這是我僅僅能夠做的了。

能夠擁有奮鬥的權利,追求自己的夢想與幸福,是件不簡單的事,
雖然有時很塞很災難,但看看這裡的人們,會更珍惜現在的自己。

(身為一個台灣人,我讓那些荷蘭人最印象深刻的就是“世紀帝國“了,
現在他們的目標就是打敗台灣人,但我們世界冠軍國的招牌絕不能砸,台灣殖民荷蘭!萬歲!)

最後,我們也換了新辦公室,原本一間老磚房,在親手“鋪天蓋地“搭天花板鋪地板、粉刷接線路後,
成了澤庫最現代化的辦公室,開幕時各方民眾前來參加,照片與各位分享!

祝大家幸福快樂

阿光

Qinghai-c1

Qinghai-c2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Lunkuang Hua
Date: 2009/10/15
Subject: 青海,最末篇
To: You

 

又過了一個月,大家都好嗎?

旅行愈到後面,經歷反而愈緊湊,
所有的一切都來不及沈澱,新的事物便接踵而來。

澤庫的課程結束了,在感激與惋惜下離別。
回程的巴士上,從澤庫往成都,一天一班車,一天一縣城,
河南、碌曲、朗木寺、若爾蓋..這些地處偏遠境界的陌生城鎮,有著數百年以上的歷史澱積;藏族、蒙古、回民、土族,每個民族都各有一套自我中心的神話與世界觀…
每種世界觀,都是衝擊。

成都的名字,自千年前建城定名後就不曾更改。
作為一個異客,我在少數民族的領地飄蕩了六十天,最終仍回到了漢文化的大本營…落葉歸了根,只是這次更認清自己。

狂雹吹雪、孤絕山峰、萍水相逢的旅人、無盡的趕路與榻鋪、天葬後的刀斧與屍骨、如流動固體的九寨溝的水…
關於我們自身以及所處的世界,一口氣看了太多,老實說,現在有點失語,
像場未解清的大夢。

月前,與仁青多杰扛了帳篷棉被糧食水壺,走了十幾小時的路(其實不是路,草原上根本沒有路),
我們登上澤庫最高的仙女山。
山上只有岩石與苔,缺氧、與一路的崎嶇坎坷
天黑了,我們在山頂找水、撿牛糞生火,冰冷孤寂地住了一晚,
心裡卻是興奮難掩…

想起出發前,那些曾試圖攔阻我們登山的人,人們口中的神話與謠傳,
傳說幾年前山上有人失蹤了,
傳說那裡是龍穴禁地,
傳說那裡地勢險惡牛羊都失足落崖…

然而,現在,全世界都在我們腳下。
頭頂白雲,老鷹從腳底下飛過,
曾經仰視的山丘,都成了遠處的小土堆,
太陽,從雲上探下頭來,親自迎接投奔他的勇士。

登山者所見的奇景與心情,只有登山者自己最清楚。
回應以仁青多杰的藏式普通話:不 來 不 見。

不 來 不 見,送給大家囉。

現在,旅行必須結束了,得回家,得工作。
三個月,心境變得不太一樣,隱隱覺得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都變得有點透明了…

祝福各位

阿光

 

編註:照片很多篇幅有限,我們花了些時間把它們作成動態slide show供讀者欣賞。

Music:Klimek & Husak – the godfather

發表回應